血型殺人事件:「O×A→B?」,甲賀三郎推理小說選集
特價 新品 HINT

血型殺人事件:「O×A→B?」,甲賀三郎推理小說選集

甲賀三郎

四塊玉文創

2024/05/22

中文

9786267096888

定價 $420

79折優惠價 $332(優惠期限至9999/12/31)

內容簡介

甲賀三郎,日本早期推理文壇的健將,透過卓越的理工知識設計謎團,
 以〈珍珠塔的秘密〉進入文壇,〈鎳製文鎮〉為代表作之一。


專注於創作之餘,十分關照後起之秀,曾提攜推理名家大阪圭吉與小栗虫太郎。

★活躍在日本推理小說的黎明期,作品之一被評「最出色的犯罪小說」。

★失竊謎團 ⅹ 諜對諜鬥智 ⅹ 科學知識……不留餘數的頂尖對決!


該相信科學呢?還是相信妻子呢?我日漸憂鬰,我本來就是一個沉默寡言的人,如今更是一言不發。我該做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更進一步研究血型。

【重點介紹】
甲賀三郎是日本推理史早期非常有代表性與影響力的作家,是典型的本格派推理作家,也有社會派意識的名作,例如他取材自真實事件的長篇代表作《支倉事件》。本書收錄作品之一〈踏入陷阱者〉也是帶有犯罪故事中常見的人性掙扎與社會關懷。

由於作者理工出身的背景,因此不少作品直接應用了科學知識。本書首篇〈珍珠塔的秘密〉是他初試啼聲就引人注目的好評之作,以物品失竊為主題,而盜取寶物的手法十分曲折巧妙,深具技術成分,由偵探橋本破解謎團。

接著是一部與列車有關的勒贖事件、諜對諜鬥智的幽默作品〈特快車十三小時〉,對坐的乘客在十多小時的車程中,各懷鬼胎、相互偵查,最終真相大白。

然後是〈鎳製紙鎮〉,看似一件傳統凶案調查的犯罪事件,作者在其中運用了「怪盜對名偵探」這個經典橋段,且更勝一籌改成「背地裡」的對決!讀者非得看到最後才能知道誰是怪盜,誰是偵探?

本書唯一中篇〈血型殺人事件〉,著重人物的刻劃與犯罪動機,敘事者是以法醫為職志的醫學院學生,講述兩名醫學院教授──也是他的老師──之間的鬥爭以及三角關係。藉由A、B、O、AB的血型配對常識,編織出耐人尋味的身世之謎。

看更多 收起

作者介紹

甲賀三郎(こうが さぶろう,1893-1945)
小說家、推理作家、戲曲作家,出生於日本滋賀縣。一九一五年進入東京帝國大學工學部化學科就讀。一九二○年從事氮肥的研究,同事中有後來成為推理作家的大下宇陀兒,並且也在此時認識了尚未成為作家的江戶川亂步。後來,甲賀認為自己不適合公務員生活,傾心於柯南‧道爾的作品,並開始創作推理小說。生涯創作量豐富,多運用自身理工知識來創作。作為本格派推理作家,和江戶川亂步一同活躍在創作推理小說的黎明期。

代表作是《支倉事件》。


侯詠馨(譯者)
輔仁大學日本語文學系畢業。誤打誤撞走上譯者之路,才發現這是自己追求的人生。喜歡透過翻譯看見不同的世界。現為專職譯者。

譯作有《後光殺人事件》、《鬼佛洞事件》、《正午的殺人》、《代代相傳的日本童話寶玉》、《林芙美子短篇小說選》、《銀座幽靈》等。

看更多 收起

目錄

【導讀】甲賀三郎──日本早期推理文壇的健將/林斯諺(推理小說作家、東吳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短篇
珍珠塔的袐密  
特快車十三小時  
踏入陷阱者 
鎳製紙鎮  

•中篇
血型殺人事件  

•作者簡介  甲賀三郎

 

看更多 收起

序/導讀

甲賀三郎──日本早期推理文壇的健將/林斯諺(推理小說作家、東吳大學哲學系副教授)
甲賀三郎(1893-1945)活躍的時代與其他日本早期推理作家重疊,如大阪圭吉、大倉燁子、海野十三、坂口安吾、蘭郁二郎、久生十蘭……等等,其中也包括日本推理小說之父江戶川亂步(1894-1965)。

亂步於一九二三年四月發表日本推理小說的奠基之作〈兩分銅幣〉,四個月後甲賀三郎發表〈珍珠塔的秘密〉,這篇小說也是應徵《新趣味》雜誌徵文比賽並獲得一等入選的作品。從時間點來看,足見甲賀三郎的推理創作潛力,而他後續的成就也的確讓他成為日本推理史早期不可被忽視的人物。

甲賀三郎畢業於東京帝國大學,專業是應用化學,後來也從事相關工作。從他的小說可以看出理工背景的影響,許多作品直接應用科學知識,這點與海野十三十分相似。此外,他的作品佈局複雜、推理嚴密,但不拘於本格推理,顯現出靈活多變的性格。一般認為他的長篇代表作是取材自真實事件的《支倉事件》。

本選集選錄甲賀三郎推理小說五篇,包括〈珍珠塔的秘密〉、〈特快車十三小時〉、〈鎳製紙鎮〉、〈踏入陷阱者〉、〈血型殺人事件〉。每篇都展露出作者精巧的構思。

〈珍珠塔的秘密〉是以物品失竊為主題的作品。自從推理小說之父愛倫‧坡(Edgar Allan Poe)在短篇〈失竊的信〉(The Purloined Letter)開創物品失竊之謎,後世推理作家便前仆後繼地構思出各式各樣的失竊謎團。本作失竊的物件是在展覽會上展出的「珍珠塔」,是重量約五點六公斤、以珍珠裝飾的華麗工藝品。珍珠塔在某天夜裡被掉包成贗品,於是製造珍珠塔的商會委託偵探橋本進行調查,後續牽扯出錯綜複雜的陰謀。作為甲賀三郎的初試啼聲之作,本作相當成功,不但設局精細,作為核心謎團的盜竊手法也十分巧妙,讀後餘味極佳。

〈特快車十三小時〉又展現出甲賀三郎靈活多變的一面。故事以綁架詐欺案為始,描述第一人稱的「我」詐騙了一大筆錢,「我」帶著錢要搭火車去與朋友會合,事前卻遭到恐嚇。於是「我」聘請私家偵探同行保護自己,沒想到上車後對面卻坐了兩名奇妙的人,於是展開一場「諜對諜」的精采鬥智。本作敘事口吻十分幽默,讓人在閱讀過程中數度忍俊不禁。故事以一種「莫名其妙」的荒謬感製造懸疑,讓讀者丈二金剛摸不著頭腦,不懂故事到底「在演什麼」,結尾又來個峰迴路轉,讀者才明瞭背後的全盤設局。這篇的幽默感與〈血型殺人事件〉的悲慟感形成強烈對比,顯現出甲賀三郎多面向的敘事口吻。

〈鎳製紙鎮〉與〈血型殺人事件〉同樣是本選集具有分量的代表作。本作不以懸疑感取勝,故事的展開是遵循步調較為緩慢的傳統凶案調查與解決之模式。然而,在故事的複雜度與結局轉折卻優於〈血型殺人事件〉,也未留下餘數,因此讀後餘味極佳。本作與〈血型殺人事件〉同樣涉及科學知識的運用,成為破案線索與犯案手法。此外,本作還涉及一個十分著名的橋段,就是「怪盜對名偵探」的情節。眾所皆知,法國作家莫里斯‧盧布朗(Maurice Leblanc)將柯南‧道爾(Arthur Conan Doyle)創造的名偵探福爾摩斯(Sherlock Holmes)放入自己的怪盜紳士亞森‧羅蘋(Arsène Lupin)系列中,最知名的一本就是《怪盜與名偵探》(Arsène Lupin contre Herlock Sholmès)。

在這本書中上演羅蘋與福爾摩斯精采的大對決,成為後世許多推理故事仿效的對象。當年盧布朗此舉遭到道爾與福爾摩斯迷的抗議,因此在小說連載完畢以單行本出版時,將福爾摩斯的名字改成「福洛克‧夏爾摩斯」,形式上表示書中的名偵探沒有指涉福爾摩斯(但實際為何讀者都了然於心)。無論如何,盧布朗創造出「怪盜對名偵探」的經典橋段,這深深影響日本的推理作品。例如漫畫《名偵探柯南》中江戶川柯南與怪盜基德的對決便是一例。江戶川亂步也創作過類似作品,讓名偵探明智小五郎與怪盜「怪人二十面相」鬥智。而甲賀三郎的〈鎳製紙鎮〉巧妙的地方就在於把這一經典橋段翻新運用,把「怪盜對名偵探」改成「背地裡」的對決。也就是兩人不是明著來,而是隱藏身分互相鬥智。讀者也要讀到故事最後一刻,才能明瞭誰是偵探、誰是怪盜。甲賀三郎此一巧思,極具創意,因為並非直接套用經典橋段,而是翻新運用。這讓本作的可看性大大提升。

〈踏入陷阱者〉是一篇巧妙的犯罪小說。本作敘述因經濟狀況陷入走投無路的一對夫妻,決定殺害高利貸者來了結噩夢。孰料故事情節急轉直下,結尾令人不勝唏噓。這篇作品具備懸疑感,故事充滿不確定性,無法預測接下來的走向。讀畢之後卻又能讓人感受到設計的精細,也帶有犯罪故事慣有的人性與社會關懷。通篇仍帶有甲賀三郎一貫的精巧設計風格,是一篇佳作。

〈血型殺人事件〉是本選集說故事手法最引人入勝的一篇。全篇用第一人稱敘事,但卻沒有按照時間順序講述,猶如現代懸疑電影的正敘、倒敘穿插手法,透過章節切換來層層揭露事件細節與人物關係,成功製造懸疑感,引領讀者一氣呵成讀完,堪稱甲賀三郎的傑作之一。本作敘事者是以法醫為職志的醫學院學生,講述兩名醫學院教授──也是他的老師──之間的鬥爭以及三角關係。當其中一人離奇死亡後,撲朔迷離的案情隨即展開。甲賀三郎的故事總是設局精細,論理嚴謹,不似當代許多懸疑小說,只以製造懸念為目的,沒有加入太多推理元素。此作則是兩者完美融合。在推敲犯罪手法的過程,展現出猶如美國推理之王艾勒里‧昆恩(Ellery Queen)的細密度。唯一美中不足的是,某個關鍵元素在結尾未獲得說明。就如同日本推理作家土屋隆夫的名言:「推理小說是除法的文學。」這意味著推理小說的結尾不能留有餘數,也就是未解釋完全的謎團。

〈血型殺人事件〉留有餘數,似乎不符合甲賀三郎的風格。關於這點,我個人有一個猜想,但留待讀者自行解讀,在此不道破。除此之外,本篇帶入大量科學知識,也呼應了甲賀三郎的理工背景。這讓我想到身為醫學博士的小酒井不木,在他的少年科學偵探系列作品也大量運用科學知識。傳統推理小說原本就是重視科學、理性、邏輯的作品,閱讀這類作品的收穫之一便是訓練邏輯能力與獲得相關科學知識。


從本選集的五篇作品可以看出甲賀三郎的創作不拘一格,無論是傳統解謎推理小說、懸疑小說、犯罪小說等類型或元素皆能掌握與融合,十分有彈性。適度融合科學知識、設局嚴謹縝密、故事紮實飽滿是其特色。以日本早期推理作家而言,甲賀三郎堪稱一員健將,推理設計的巧思可與海野十三、大阪圭吉等人比肩。
 

看更多 收起

內文試閱

珍珠塔的袐密

當漫長又鬰悶的梅雨季總算劃下句點時,接踵而來的是等待已久的酷暑,就連都會的大馬路都在正午時分暫時陷入人煙罕至的靜默之中,直到聽見豆腐店的喇叭聲,歸途的吵嚷聲才在傍晚的大都會漸次浮現,我頂著宛如午後雷陣雨般的嘈雜蟬鳴聲,穿越上野的森林,前往睽違多時的櫻木町,拜訪我的朋友橋本敏。由於我們交情很好,我也沒找人通報,直接敲了敲書房兼會客室的房門,走進房裡,只見他原本對著書桌像在思考什麼事,這時歪頭對著入口說:

「嗨,是你啊。好久不見。坐吧。」
「白天好熱,根本出不了門嘛。不過上野的森林還不差。」
「說到上野,你知道這次展覽的珍珠塔吧。」

朋友把電風扇轉向我這邊,

「你有沒有聽說什麼怪事呢?」
「沒有。我聽了各種評論,倒是沒聽說有什麼怪事耶。出了什麼事嗎?」

朋友沉默地遞給我幾張名片。一張是警視廳高田警部的名片,上面寫著  「東洋珍珠商會的老闆下村豐造有事相求,請多多關照」,一張是東洋珍珠商會老闆下村豐造的名片,一張印著同一家公司的製作部主任佐瀨龍之助。

「剛才這兩個人好像來找我,」

等到我看完,朋友說:「我正好不在家,他們說等一下再來,留下名片就走了。」

相信大家應該還記憶猶新吧,前幾年,東京舉辦XX博覽會的時候,其中一個展場展出一座號稱由知名M珍珠店耗資十萬圓製作的珍珠塔,撼動了世人。然而,本月起由XXX省主辦的美術工藝品展覽會在上野竹之台召開後,近年來致力於與M珍珠店抗衡的東洋珍珠商會,終於嶄露頭角,推出了壯麗的珍珠塔,遠遠超越前幾年M商店的展覽品。我想大家都知道了,據我所知,這座塔的高度約三尺,外型仿效大和藥師寺的東塔,有三層副階周匝,乍看之下像六層樓。每一層樓都由美麗的珍珠組成,尤其是沿著塔正面階梯拾級而上的入口處所鑲嵌的珍珠,不管是大小、形狀還是光澤,都是絕世罕見的珍品,自然也不難理解它要價三十八萬圓了。自從展覽會開辦以來,報社都大篇幅報導這則新聞,據某報記載,東洋商會挖角了M商店製作部的優秀工匠,命他打造這座珍珠塔;另一家報社則報導該名工匠因私德問題,遭到M商店掃地出門。我將從報紙上得知的內容,全都告訴我的朋友。這時,門鈴大響,書生陪同兩位紳士走進來。

「我是橋本。」

友人起身說:「這位是我的朋友岡田。」

「不好意思。」

年約五十,滿臉紅光,豐滿肥胖的紳士客氣地行禮,「我是下村。」

看起來三十初頭,梳著一頭整齊旁分頭,膚色白晳又高大的紳士說:「我是佐瀨。」

友人請他們坐下,說:「今天很熱呢。……請問有何貴幹?」

商會老闆邊擦汗邊說:「呃,不好意思,實在是不方便在外人面前提起這件事。」

「這點請您放心。岡田平常都跟我一起行動,請您別把他當成外人看待。」

「這樣啊。」

商會老闆總算平靜下來,「我就坦白說了。這次,我們在XXX省主辦的展覽會,推出了珍珠塔,發生了不可思議的事,所以我們立刻找上警視廳,不過對方表示這件事來拜託您比較好,雖然不好意思給您添麻煩,還是來拜託您了。報紙報導了很多事,不過我們並不是一心要與M商店對抗,而是我本來就喜歡這種東西,一直以來苦心鑽研,希望打造出東洋獨特的工藝品,讓海外人士稱羨。幸好在這方面,有了技巧精湛的佐瀨加入,如今總算能完成足以為人稱道的作品了。」

商會老闆說了以下的內容。六月二十日,展覽會開幕,過了四、五天,世人對珍珠塔的討論正好達到巔峰。這時商會來了兩位貴客。一個是外國人,自稱是美國富翁兼東洋美術品蒐藏家的麥卡利,另一人則是乍看之下很像外國人,實則為一名日本紳士,相當有名的花野茂議員,他出示的名片把商會老闆嚇了一跳。麥卡利似乎完全不懂日文,所以經由該名日本紳士以流利的英文口譯。他們的來意是麥卡利的女兒最近即將結婚,所以他要搭七月十日的蒸氣船回國,原本想要送那座珍珠塔給女兒當賀禮,不過價格太貴了,而且又不可能在展出期間帶走,希望商會能在兩週之內,為他打造一座十萬圓左右的仿製品。商會老闆與佐瀨工匠討論之後,開出八萬圓的訂單。日本紳士詢問:「請問能做得多像呢?」佐瀨回答:「品質一定比不上,瞞不過專家的眼光,不過可以做到一般人乍看之下看不出來的程度。」

對方非常滿意,立刻付了兩萬圓訂金,同時加上一個條件,逾期或與真品不夠相像時,將不屢行合約的條件,隨後便離開了。後來,佐瀨花了兩個星期的時間,專心打造這座塔。這段期間裡,花野曾經打來一通電話,我方也回播電話,不過對方似乎不在家。到了交貨的日子,花野來了,看了成品欣喜若狂,立刻付清尾款,搭車回家去了。

於是這份工作順利完成,又過了兩、三天,今天早上佐瀨前往展覽會場,對自己的作品仍然引來大批人潮感到心滿意足,他隔著人群看了珍珠塔一眼,立刻神色大變。

「我今天早上差點嚇死了。」

佐瀨開口說:「我忍不住撥開人群,湊到前面看。」

來到前方仔細一瞧,他乍看之下的直覺沒有錯,不知何時珍珠塔不知何時已經被換成仿製品了。

「門外漢可能看不出來,坦白說,有一個最確切的證據,我在製作仿製品的時候,礙於數量的關係,不得不使用一顆有瑕疪的珍珠,就鑲在屋簷下方,平常看不到的位置。」

商會老闆出聲附和,「沒錯。直到他告訴我瑕疪珍珠的事之前,我也不敢相信珍珠塔竟然被掉包了。」

佐瀨立刻找來商會老闆,姑且先去找警衛。由於這是一個放滿貴重物品的地方,夜間特別請了兩個人輪班,徹夜看守。剛開始,警衛不太想承認,經過一番嚴厲的質問後,他們終於坦承在兩天前的夜裡聽見玻璃碎裂的聲響,兩個人立刻衝出警衛室,正好看到一個小偷從天窗逃走,導致一片窗玻璃掉下來。他們緊急開門追到外面,對方已經逃走了。巡視會場後,發現珍珠塔已經被人從箱子裡取出,放在距離架子約一間遠的位置。由於沒有其他損害,所以兩人討論過後,決定將塔擺回箱子裡,玻璃當成被風吹落的,假裝沒事發生。也就是說,警衛們以為竊賊沒有得手,不過真貨已經被偷走了,他們看見的是正要把仿製品搬進去的場面。接下來,佐瀨他們兩人向展覽會的辦公室提出申訴,然後又去了一趟警視廳,畢竟這是一件需要保密的工作,最後才來拜託橋本。

朋友終於開口,「請問展示箱的鑰匙,平常在誰的身上呢?」

佐瀨回答:「鑰匙有兩把,一把交給警衛,另一把在我這裡。」

「請問塔的重量是多少呢?」
「三貫五百目。有一座大理石的底座。」
「哦哦,真是不可思議的事件。好,這件案子我接了。我必須先去調查現場跟警衛。」

商會老闆非常高興,他跟佐瀨一起離開後,橋本立刻就打電話到警視廳。

「喂,高田嗎?對,就是那件案子,我想請你幫個忙,讓我在夜裡進入展覽會場。哦?麥卡利昨天回國了。確實有這個人吧?你說他好像沒買珍珠塔?飯店的服務人員看到日本人帶回去了?這樣啊。花野好像是假名?我想也是。不過他跟花野好像有關係?哦哦,畢竟他是一個可以跟外國人溝通的傢伙嘛。我才要感謝你。好,我馬上就去展覽會場。再見。」

他對我說:「你要不要一起去現場啊?」



夏季漫長的陽光終於西斜,天色已近黃昏。上野的山內有幾群穿著顯眼的浴衣出門乘涼的男女,三三兩兩地走在街頭。

兩名警衛在展覽會場等候。幸好兩人正好輪到前天晚上值班,他們立刻引領我們到現場。

會場內安靜無聲,由於夜間不展出,在寬敞的會場天花板,只有兩盞燈光投照讓人昏昏欲睡的微光,與日間聚集都會人氣,擠滿大量人潮的情況相比,沒有人的會場顯得更安靜了。一名警衛是年紀超過六十的高大老人,另一名好像是退伍軍人,是一個身材微胖,看起來很結實,年約四十的男子,看起來都像是老實人。

出事的塔安放在正面入口的右手邊,置於一個玻璃的櫃子裡,即使在夜裡,滑潤的豔麗表面仍然綻放著澄淨的光采。竊賊逃脫的窗戶距離地面十五尺高,是其中一扇環繞會場的天窗,牆邊擺放著整排的陳列架,高度是九尺,所以窗戶開在距離架子頂端上方的六尺處。

「是。發現的人是我。」

年輕的警衛回答朋友的提問。(未完)

 

看更多 收起

詳細資料

ISBN / 9786267096888
EAN / 9786267096888
頁數 / 224
開數 / 25開
注音 / 無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繁體
級別 / 無

看更多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