詩經中的百轉情思:歸來最美的詩經,歲月靜好多思念,百轉柔腸情難解
特價 新品

詩經中的百轉情思:歸來最美的詩經,歲月靜好多思念,百轉柔腸情難解

李顏壘

沐燁文化

2024/05/02

中文

9786267372401

定價 $280

79折優惠價 $221(優惠期限至9999/12/31)

內容簡介

本書精巧地將古典詩詞的魅力與現代讀者的情感需求結合,透過對《詩經》中各風各韻的詳細解析與重新詮釋,引領讀者進入一個詩意滿溢的世界,從青澀的戀愛、單相思的柔情,到對時光的珍惜和對生活的深思,每一章節都以一種獨特的情感主題串聯起古今中外的詩詞,展現了詩歌中蘊含的豐富情感與智慧。

探索《詩經》之美,詩意滿溢的世界,古今情感的交織。

從青澀戀愛到深情單思,光陰的意義與對生活的思索,結合古典意象與現代生活,古詩詞與現實情感的深刻連結,細膩文筆解析詩詞,傳遞對美好生活的嚮往!


▎充滿詩意的時光之愛
本書細品《詩經》中的詩篇,將思念的情感與靜好年華完美融合。第一章探討清風拂面時的靜好與期待,以〈邶風.靜女〉和〈邶風.匏有苦葉〉為主軸,探索等待心愛之人到來的心情。隨著篇章的轉動,進入第二章,情愫繾綣的單相思在〈陳風.澤陂〉中被淋漓盡致地描繪出來,讓讀者沉浸在那柔腸百轉的愛意之中。在第三章裡,〈唐風.綢繆〉和〈陳風.月出〉帶出了最美好的時刻與遇見對的人的溫馨與美麗。


▎靜好年華的柔情纏綿
隨著書中故事的一再轉折,第四章帶出了靜好歲月多懷思念的情感,透過〈鄭風.出其東門〉和〈周南.卷耳〉,細膩描繪了時光靜好,卻又心思紛繁的時刻,讓人不禁感嘆時光易逝。最後一章則探討莫辜負最好的時光的主題,〈鄭風.丰〉和〈陳風.東門之楊〉中,緩歌淺笑間的剎那芳華與美好,讓讀者體會到充滿詩意的永恆之愛。這本書將帶領讀者穿越時光,感受思念的溫暖,在詩意的世界中尋找屬於自己的柔情纏綿。


【本書特色】
本書精巧地將古典詩詞的魅力與現代讀者的情感需求結合,透過對《詩經》中各風各韻的詳細解析與重新詮釋,引領讀者進入一個詩意滿溢的世界,從青澀的戀愛、單相思的柔情,到對時光的珍惜和對生活的深思,每一章節都以一種獨特的情感主題串聯起古今中外的詩詞,展現了詩歌中蘊含的豐富情感與智慧。

看更多 收起

作者介紹

李顏壘
男,八年級生作家,廣告學學士,傳播學院碩士。讀書成痴,精耕文史,將古典文化與現代情感融合創作,已出版的作品有《最美不過詩經》、《最是詩經惹情扉》、《歸來,最美的宋詞》、《時光是個舊美人》、《亂世青春不迷茫》等十四本書,其中《最美不過詩經》(初版)連續暢銷五年,形成詩詞閱讀潮流,李顏壘因此被譽為「當代最具才情的詩經研究者」。他隨著中國古典文學沐陽而發,專為青少年讀者精選清澈、純凈、田園風格的篇章,帶領讀者感受踏露而來的清新和遠古時代的和風,在最美古風中流連吟唱。

看更多 收起

目錄

序 與詩纏綿

第一章 清風自來兮,汝心安在否
  邶風· 靜女—候人之趣,只等君來
  邶風· 匏有苦葉—一場遙遠的張望
  願君心似我心
  鄭風· 風雨—風雨之後,清風自來兮,汝心安在否
  鄭風· 山有扶蘇—荷花叢中的等待,採蓮女的暢想

第二章 柔腸百轉單相思
  陳風· 澤陂—柔腸百轉單相思
  邶風· 簡兮—那些年,少女追過的美男
  衛風· 淇奧—謙謙君子,溫潤如玉
  鄭風· 狡童—壞少年,站在深處壞笑
  鄭風· 子衿—欲言又止,那種含蓄的愛戀

第三章 願時光清淺,許你安然
  唐風· 綢繆—在最美時候,遇見對的人
  陳風· 月出—月光,美人,塵埃裡開出的花
  鄭風· 溱洧—河之戀,願時光清淺,許你安然
  鄭風· 女曰雞鳴—偷得浮生半日閒
  鄭風· 褰裳—我是與你站在一起的木棉樹
  齊風· 東方之日—祕密,花朵的嫣紅變作了火苗的炙熱
  秦風· 渭陽—情誼堪比萬金貴

第四章 靜好歲月多思念
  鄭風· 出其東門—人世間有百媚千紅,我獨愛,愛你那一種
  周南· 卷耳—千山萬水,依然知道你在這裡
  鄭風· 東門之墠—歲月靜好人自醉,寫份情書寄思念
  唐風· 葛生—不思量,自難忘,悼亡詩之旅

第五章 莫辜負最好的時光
  鄭風· 丰—僅此一生,過期不候
  陳風· 東門之楊—好時光,只怕辜負
  邶風· 終風—當初好,於今佳期無約
  齊風· 南山—情殺「鴻門宴」,一段殘缺不全的折子戲
  齊風· 猗嗟—多少紅塵深景,幾許醜聞,幾多憂恨

第六章 緩歌淺笑,剎那
  曹風· 蜉蝣—人生須臾,芳華
  鄘風· 相鼠—時代明澈的寫照,禮崩樂壞的悲歌
  魏風· 十畝之間—賦予生活,生動的剎那
  周南· 漢廣—做一尾潛泳的魚,安靜地游動在小品文的河流中
  邶風· 式微—鄉間鄰里動情處,胡不歸

 

看更多 收起

內文試閱

第一章 清風自來兮,汝心安在否
濃縮一段時光的剪影,將你的身影深深地鐫刻在歲月中。捻一縷相惜的暖意,感謝與你相遇在此。緣遇,不問情深緣淺,只因與你這一次美麗的邂逅,我將傾盡一生的真情,紅塵等候。

邶風·靜女—候人之趣,只等君來
無論是等愛人、情人,還是友人,等而不來,候人不至,難免惆悵。《詩經》中有不少這樣的詩,也算開了描寫候人的先河。

靜女其姝,俟我於城隅。愛而不見,搔首踟躕。
靜女其孌,貽我彤管。彤管有煒,說懌女美。
自牧歸荑,洵美且異。匪女之為美,美人之貽。

這首〈邶風〉中著名的〈靜女〉一詩,以男子的口吻來寫男女約會、男子的等待。城隅之下,男子心急如火地前來赴約,等了好久,卻沒見心愛的人到來,於是徘徊踟躕。因為有盼望女子出現的喜悅,他的內心也沒有一絲責備。到了第二節,女主角終於出場了,手裡還拿著象徵愛情的彤管,顏色非常鮮亮,男子一見就很喜歡,滿口稱讚。接下來,女子解釋遲到的理由,原來她剛才是去牧場採摘那些初生的茅草了,荑(ㄊㄧˊ),這象徵著純潔愛情的茅草啊,你的美麗不單單是因為你真的很美,更是因為這是她送給我的緣故啊。字裡行間,男子的滿心喜悅溢於言表。

候人到來,相遇如神妙的花開,流動著花的神韻,這是寫男子的等待。

〈鄭風·山有扶蘇〉寫女子的等待。

有扶蘇,隰有荷華。不見子都,乃見狂且。

山有喬松,隰有游龍。不見子充,乃見狡童。

隰(ㄒㄧˊ),子都、子充都是當時的美男子,被人引為偶像。這位女子的心婉轉糾結,也沒有〈靜女〉中那個痴心的男子那樣的好脾氣,別想著送給她一根茅草就能把她打發掉。在見到男子開口之前,女子先顧左右而言他:「山上有茂盛的扶蘇,池裡有美豔的荷花」;「山上有挺拔的青松,池裡有叢生的水葒」。扶蘇、荷花、青松、水葒,從山上到水裡,這些或挺拔、或高大、或高潔、或美麗的景物都被她說了個遍,然而都不是用在眼前這個遲到了的男子身上的。怎麼能形容到你身上?你只是個小狂徒!你只是個狡猾多詐的小子!你走,走!別在我眼前礙事,我要等的是子都、子充那樣的美男子!

她的這位戀人的相貌可能真的很像子都、子充,但是她偏反著說,不滿、怨憤、嗔怪和責備。

一切緣於讓她等久了!

女子的等待和男子的等待後果是多麼的不同!明白了這一點,也就明白了孔子為什麼會說「唯女子與小人難養也,近之則不遜,遠之則怨」(《論語·陽貨》)了。南朝梁皇侃的著作《論語義疏》中說:「君子之人,人愈近愈敬,而女子小人,近之則其誠狎而為不遜從也。君子之交淡如水,亦相忘江湖;而女子小人,若遠之則生怨恨,言人不接己也。」說的都是一個意思:和女人相處,確實存在這樣的難題,你與她們太近了,她們就會說你不懂得禮讓;你選擇遠離她們了,她們又會覺得你不重視她、不在乎她,反而更加抱怨你。雖然這些話都將女子與小人等同起來,有失對女性的尊重,但還是有一定道理的。

如此說來,和女子約會,男子一般不可以遲到,而女子則有這個特權,不管她們是不是故意的,男性都不能搬出「講信用」、「守時」這樣的信條去責備她們、約束她們。〈靜女〉中那個最終遲到的女子說不定早就從牧場回來了,只是沒有立即現身,而是躲起來,看男子在那裡左右徘徊、抓耳撓腮,自己則在暗處偷笑。最後看折磨得差不多了,才款款地出來,滿臉都帶著春日的陽光與微笑,即便男子心中有責備她的意思,一見桃花一樣的美人站在自己面前,恐怕也會連想說什麼詞都忘了,就算他實在等得不耐煩,忍不住要說幾句,人家也有充足的理由:我之所以遲到,是因為我去那個遠處的牧場採摘茅草了,而且這些茅草都是用來送給你的。這樣的話,換做任何人恐怕都是恨不起來的,「我這一切都是為了你呀!」於是,只有更加地愛她,才能對得起這份濃濃的情意。這就是專屬於女子的智慧,也是她們可愛的地方。

所以,男子第一要做守時的君子,否則就會傷透美人心,這可不是危言聳聽,《詩經》中就有明證。〈鄭風〉中還有一首〈褰裳〉:「子惠思我,褰(ㄑㄧㄢ)裳涉溱(ㄓㄣ),子不我思,豈無他人?」意思是說女子本來約男子渡水過來相會,如果男子不來,追求自己的人有的是,到時候可就輪不上你了!聽聽!哪裡還敢不來。

不過在現實生活中,大多數人還是喜歡〈靜女〉中的男子的等待,既然在等候,何妨灑脫釋然一些?時光無盡,你我無痕,換一種心情多等一會吧。所以〈靜女〉的流傳度比〈山有扶蘇〉更加廣,對後世的影響也更加大。人稱「鬼才」的宋代詩人趙師秀就是〈靜女〉的粉絲。

黃梅時節家家雨,青草池塘處處蛙。
有約不來過夜半,閒敲棋子落燈花。

這首〈約客〉中,梅雨時節,陰雨綿綿,池塘青草,蛙聲如鼓。詩人約了友人來下棋,然而,時過夜半,約客未至,詩人靜靜等候,並下意識地拿起桌上的棋子輕輕地敲著,雖然是一個很小的動作,卻也將桌上的燈花震落了。詩人未因客人的失約而責備,連一時的孤獨和無聊也沒有——哪怕一丁點兒的輕描淡寫,我們看到的只有無語的行動,在夜雨迷濛的背景下,一切反而顯得更加的悠閒、坦然、平靜。感謝這夜的雨,阻隔了客人的腳步,讓我們的詩人有了這份等待,有了這首詩。

唐代詩人於良史同樣候人不至,不過他等人的做法更極端——直接忘了等人這回事,自己去玩了——「掬水月在手,弄花香滿衣」(〈春山夜月〉)。

捧起清澄明澈的泉水,泉水照見月影,擺弄山花,馥郁之氣溢滿衣衫。不急不躁,豁達平和,情思欲醉,不由人捺不住漫漫逸致,一捧清水遙遙的月亮就在手中,完全沉浸到內心的激盪和靜謐中。要是朋友來了,我們一起切磋切磋剛才的意境,豈不是更大的美事。

愛因斯坦談及相對論:「如果你在一個漂亮的女性身旁坐一個小時,你只覺得坐了片刻;反之,你如果坐在熱火爐上,片刻就像一個小時。」按道理說,等待就是可以將時間無限拉長的,尤其是當所等的人是自己日思夜盼的戀人時,等待就更是一件令人焦慮的事,在古代的詩詞中看古人之愛,我們卻能夠讀到另一種超脫相對論的意境,從這些日常的生活中,我們看到了古人充滿樂趣的閒暇時光。

邶風·匏有苦葉—一場遙遠的張望,只願君心似我心

《詩經》中的愛情詩,就像一個邊城,那裡的故事,那裡的人物,彷彿都是不沾煙火、不惹風塵的,遺世而獨立,透亮得像一座水晶宮,只要你走進去,就能見到一個大寫的「情」字游離其間;又像是一幕幕電影,對著銀幕,你的耳邊總能聽到那時的男男女女的喁喁低語,聲音細細竊竊,好像是從千里之外傳來的風聲、水聲,卻同樣能吹動你的長髮,沾濕你的衣襟。

〈匏有苦葉〉就是這樣的一首詩,它也有這樣的能量。

匏有苦葉,濟有深涉。深則厲,淺則揭。
有彌濟盈,有鷕雉鳴。濟盈不濡軌,雉鳴求其牡。
雝雝鳴雁,旭日始旦。士如歸妻,迨冰未泮。
招招舟子,人涉卬否。不涉卬否,卬須我友。

鷕(ㄧㄠˇ),雌山雞叫聲;雝雝(ㄩㄥ),大雁叫聲;迨(ㄉㄞˋ),等到;冰泮(ㄆㄢˋ),結冰。這無疑又是一個讓人黯然神傷的故事。「匏有苦葉,濟有深涉」告訴了讀者故事發生的時間和地點,「匏」,就是今日所說的葫蘆,秋天裡待其果實成熟,摘下來晒乾,既可以做容器,也可以做浮水的工具,當人渡河的時候,綁幾個在腰間,可以增加自身的浮力。清代陶窳(ㄩˇ)《秋望》詩:「入水苦匏思共濟,望秋蒲柳感先零」即可為證。在電影《黃河絕戀》裡面也有這樣的鏡頭,當歐文背著花花,帶著安潔一起過黃河的時候,就是在腰間綁著葫蘆過去的,足見這種原始的渡河方式流傳之久。

時間的指針撥回去兩千年,在一個秋日的早晨,太陽剛剛從地平線爬起來,還睜著慵懶的眼睛,發著迷惑的光芒。一條河流,人們叫它濟水,河有一個古老的渡口,秋雨豐澤,水勢如期上漲,慢慢地向河灘上漫延,低處的草叢已經被水淹沒了。一個素衣的女子在岸上行走著、張望著。

風已經滿是涼意,又挾帶著水的寒氣,拂過她剛梳起的髮髻,吹動了她的裙裾,也吹緊了她的眉頭。

她就是這樣一位正在那裡張望著的、微蹙著雙眉的、素衣秋心的女子。張望為何?秋心為何?我在等待一個人,你難道看不出來嗎?

那些葫蘆的葉子已經枯萎了,濟水已經漲高了,淺的地方提著衣襟就可以過去;深的地方已經需要在腰間掛上葫蘆才可以浮過去。你難道聽不到嗎?

草窠裡的山雞一遞一聲地鳴叫著,這種咯咯的叫聲,把我的心都攪亂了。天上的大雁也開始往南飛了,把我的心也帶去了。你難道不知道嗎?

山雞的鳴叫是為了追求自己的伴侶,大雁南飛也是成雙成對。現在濟水已經漲到車軸那個地方了,如果你真的想娶我為妻,就要趁著河水還沒有結冰的時候,這樣我們的婚車還可以過得去,再晚一些,就遲了呀。你難道忘了我們的婚事嗎?
 

看更多 收起

詳細資料

ISBN / 9786267372401
EAN / 9786267372401
頁數 / 232
開數 / 25開
注音 / 無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繁體
級別 / 無

看更多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