現在的青少年很難教吧?:以理解尊重支持取代嘮叨控制,資深校園心理師給父母、老師的實戰書
特價 新品 親子教養

現在的青少年很難教吧?:以理解尊重支持取代嘮叨控制,資深校園心理師給父母、老師的實戰書

林維信

寶瓶

2024/03/04

中文

9789864064014

定價 $390

79折優惠價 $308(優惠期限至9999/12/31)

內容簡介

為了教青少年,大人要有「暫時」被青少年討厭的勇氣


《親子天下》翻轉教育 專欄作家 林維信諮商心理師

從青少年行為背後的心理因素精準切入的教養教育書。

22篇文章,皆有一步步靠近、貼近青少年的具體引導與做法。

青少年暴走/在網路上留言嗆人/
愛酸言酸語/只有3分鐘熱度/
追逐大人世界的物質欲望/談戀愛/
課業不佳……


‧大人:「你為什麼考這麼差?」「你是不是沒在念書?」
→青少年的心開始武裝與防衛,大人也聽不到青少年的真心話。

‧大人:「一直打電動,以後大學考不上怎麼辦?」
→大人愛製造「危機感」,但青少年反而電動打更兇,甚至不出房間吃飯。

‧大人:「我們來溝通溝通……」
→青少年覺得「講再多也沒用」,大人以溝通之名,行說服之實。


所有青少年令人氣惱的行為,背後都是渴望被肯定、想理解自己是誰,以及證明自己被愛與有價值,如同知名心理學家艾瑞克森(Erikson)認為,青少年最大的任務,就是發展「自我認同」。

但因青少年的心敏感不安、迷惘焦慮,也極度在乎他人的眼光,所以表現在外的行為,容易讓大人解讀為難搞、挑釁、找碴。


青少年甩門、回話大聲就是在「挑釁」嗎? 

一旦大人覺得是「挑釁」,或太快判定青少年是對我們不滿,內心可能就充滿憤怒與挫折感;而這些負面情緒,無法讓大人保持客觀,更無法察覺青少年潛藏在內心的真正需求。


看見青少年令人惱怒行為背後的「善意」

別被青少年的嘴硬刺激到,反而要嘗試看到背後可能的善意。當善意被大人看見,青少年會感受到大人是懂自己的、能看重自己的想法和需求,而不是一味地被要求、被評斷,青少年會更願意與大人合作。


大人要有暫時被青少年「討厭」的勇氣

為了守住界線,為了教青少年對的事情,我們要有暫時被青少年討厭的勇氣。但同時,我們要有修復關係的意願和行動。

修復關係不是去討好,而是在青少年還沒辦法一步到位改變時,能做出相對應的、有原則的讓步,讓他知道我們一直是在乎與接納他的。


任職於兒童及青少年輔導工作現場,從事中小學生心理諮商超過11年的林維信心理師,以「我想跟你一起面對你的難題」的方式與青少年相處。他的耐心、傾聽技巧與對話方式,讓青少年卸下防衛,並能將大人的愛收進自己心裡;這是一本非常適合所有父母及老師的教養教育書。

★本書特色: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教養作家)撰推薦序。


◎李正源(資深督導)、沈雅琪/神老師、許明峯(苗栗縣苗栗市福星國民小學校長;苗栗縣學生輔導諮商中心主任)、陳品皓(米露谷心理治療所策略長)、陳意文(諮商心理師)、彭菊仙(親子作家)、蔡宜芳(諮商心理師)、蘇明進(老蘇老師.資深國小教師)共鳴推薦(依姓氏筆劃順序排列)

◎維信對青少年內心世界的觀察,著實令我佩服。

他在書中提到,青少年常會用傲慢或輕蔑的口氣,對大人說:「你憑什麼管我?」同時流露出一副瞧不起大人的樣子。維信說,青少年確實會看不起大人。那是因為青少年早就知道大人的各種「祕密」──通常大人說不出口的事實,像是,外遇、失業又假裝去工作、假裝有錢、假裝夫妻關係和諧、掩飾壞習慣……等。

青少年早已成熟到能看穿大人極力隱瞞的真相,卻又無法理解大人也有其說不出的苦衷。於是,在大人開口管教孩子時,青少年便擺出一副輕蔑的模樣,他們真正想對大人說的是:「別再裝模作樣了!」

也許,青少年也得面對大人(特別是父母)不再是無所不能的失落。原來,大人也有脆弱、缺陷,甚至醜陋的一面,要承認這個事實,其實還滿痛苦的。

維信告訴我們,我們的一言一行,青少年都看在眼裡,也漸漸學了起來。與其隱瞞,不如和孩子開誠布公地討論,同時透過身教,贏回青少年對你的尊重。而這到頭來,大人也得逼著自己面對自己的人生課題;書中有句話說得好:「贏回青少年尊敬與負責的過程,其實就是大人找回對自己尊敬與負責的旅程」。──摘自陳志恆推薦序〈青少年的挑釁、試探與對抗,背後都是為了獲得愛〉


◎當青少年考試考差,父母或老師若直接拋出:「你為什麼考這麼差?」「你是不是沒在念書?」

孩子的心武裝起來,你也不會聽到他認真的回答。

維信心理師建議父母或老師不妨對青少年說:「考差可能有兩種情況。一種是你花了精力準備,卻不知道為什麼沒考好;另一種是,你有重要的理由,讓你需要把更多的精力放在讀書以外的地方上。不管是哪一種,你的想法都很重要,我想了解。」──摘自本書內文〈當青少年課業學習不佳,大人應該如何協助?〉


◎本書金句摘錄
‧青少年瞧不起大人,最大殺傷力的原因之一就是:青少年知道大人無法說出口的祕密。

‧不要被青少年的嘴硬刺激到,反而要嘗試去看到背後可能的善意。

‧親子間的信任多寡就是教養裡的資本。

‧要贏得青少年的尊敬,得要讓他明白你的界線在哪裡。

‧網路成癮或中輟問題,都只是表象。真正的原因是青少年無法從校園、家庭中獲得足夠的自信與關注,他們就會嘗試從別的地方找「出口」。

‧當你沒有花時間好好陪過他們,你就不該以為孩子會自動養成讀書習慣。

‧重點不在於一定要考好,而是大人如何在那個時期幫孩子面對挫折;協助孩子一同面對學習挫折,而不是幫孩子避免挫折。

‧越缺乏安全感、越渴望關注的孩子,越會嚮往親密關係中獲得補償。

‧青春期是孩子急於想證明自身獨特價值的年紀。

‧人人都喜歡被稱讚,特別是公開受到肯定,對某些青少年來說非常重要,這會讓他們記很久。

‧青少年會很敏感地收到你嘲諷的心態,而他們最討厭被嘲諷。

‧夫妻關係是大人自己的事情,孩子沒有義務要承擔大人之間的責任。

‧當我們開始尊重青少年是個獨立、可以懂事的個體後,他才能開始理解大人有哪些難處。

‧有的時候,我們以為對孩子說:「我對你不抱期待」,可以減少孩子的壓力。但其實這種寬容,卻讓孩子感受不到你站在他這邊。只有為自己真正想要的東西去努力,才是最能感受到自身存在的意義。

‧「不要變壞」並沒有給出你的想像、沒有給出你希望孩子可以活出什麼美好的樣子,卻有可能隱隱傳遞出「你不要給我添麻煩」的失望。

 

看更多 收起

作者介紹

林維信
諮商心理師,《親子天下》翻轉教育  專欄作家,任職於兒童青少年輔導工作現場,從事中小學生心理諮商超過11年,
彰化師大輔導諮商所碩士畢業,諮商心理師高考及格。任職於兒童青少年輔導工作現場,從事中小學生心理諮商超過11年,目前為《親子天下》翻轉教育專欄作家。

擁有NGH國際催眠師執照、台灣輔導與諮商學會認證督導。專長學齡兒童與青少年諮商、戲劇療癒方案、人際與潛意識議題。已參與多場中小學生班級輔導與宣講、教師專業輔導知能講座、家長親職講座與諮詢等。著迷於探究人類心理運作、性格與生命實相,一路從劇場表演學、攝影、NLP神經語言學、催眠,多所涉獵、學習至今。

相信每個人的自發性,更能幫助其實現驚喜的潛能。希望透過撰寫文章,為青少年說不出的感受,發聲給更多的大人們聽;也希望幫助大人聽懂孩子的需求,建立良性的教養互動,減少摩擦帶來的挫敗,找回彼此會心的情感交流。


粉絲專頁:自發性與療癒-林維信心理師
 

看更多 收起

目錄

008【推薦序】青少年的挑釁、試探與對抗,背後都是為了獲得愛/陳志恆(諮商心理師、教養作家)
013【自序】我想為青少年發聲,也想為大人說點話


輯一  教養青少年的盲點
024「大人這麼蠢,憑什麼管我?」當青少年瞧不起大人,怎麼辦?
──從「讓青少年看見大人努力的身影」開始,重新獲得青少年的尊重

033所有的事,都要跟青少年商量嗎?
──與青少年商量的2大目的及7個原則,以及商量並不是「說服」孩子聽從大人

046「寧願孩子恨自己,也要他成器。」親子之間,如何不賠上難以挽回的關係?
──為了教孩子對的事情,我們要有「暫時」被孩子討厭的勇氣,但也要有修復關係的意願和行動

054三種常見的錯誤,傷害親子信任
──教養裡最重要的關鍵是親子間的信任關係,信任越多,你能對孩子產生的正向影響就越大

065父母如何陪伴青少年面對情緒起伏的另一半?
──切莫在青少年面前批評另一半,這會加深青少年對他的仇恨


輯二  青少年令人困擾的行為,背後是渴望被肯定與在乎
074青少年愛在網路上嗆人,該如何引導?
──理解青少年嗆人背後的6個心理因素,以「對話」引導青少年思考對方處境

088明明很關心青少年,青少年卻說大人不懂他、不愛他? 
──善用2個原則,讓青少年完成「我是誰?」、「我是不是被父母、同儕重視?」的自我認同任務

097青少年在課堂上暴走?
──設置「冷靜區」,接住青少年的壞情緒,也教青少年處理負面情緒

109青少年酸言酸語,干擾上課?
──酸言酸語的背後是想獲得關注,擅用3種情境「對談」來解決

119為什麼對青少年說「你如果不努力,你會……」無效?
──操作「危機感」時的3項原則,以及留意帶來的效應

131青少年追逐大人世界的物質欲望、亮麗外貌?
──不可不知的5個隱憂以及4項建議,讓青少年重回正軌


輯三  與青少年建立關係的盲區
148青少年心情不好,就得立刻跟他談嗎?如何避免輔導時間變成「逃課」? 
──從「怎麼做,對這個學生是最有幫助」的角度切入,輔以4個大原則

158青少年一下說:「我只喜歡跟你談……」,一下又說不想再跟你談
──青少年忽冷忽熱的5個原因,以及3項逆轉關係的關鍵

174為什麼青少年特別喜歡盧你?他的不安懂得抓住你的不安
──青少年特別喜歡盧「狀態不穩定的大人」,大人可以從5個方向努力

184看起來「沒問題」的青少年,卻在廁所割腕?
──大人從3個觀察面向,覺察青少年需要輔導,以及3項對大人的提醒

196為何猜中青少年的動機,青少年的行為卻仍然沒改善?
──比起猜中動機,「青少年的安全感」及「大人的安全感」更是教養裡的關鍵


輯四 青少年想證明自己是被愛,且是有價值的
206當青少年課業學習不佳,大人應該如何協助?
──與青少年達成學習共識,並花時間陪伴青少年尋找學習動機與建立學習習慣

219青少年談戀愛?
──讓「大人做他們的後盾」,好過於一味阻止青少年交男女朋友

235目標一變再變,青少年只有3分鐘熱度?
──青少年心理層面的2個困境,以及青少年想獲得關注、肯定的背後心理因素

246青少年拚命在課堂上發言?
──3種樣貌,以及7個可以視實際狀況搭配調整的解決方式

257青少年回答簡短、發呆、與他人互動少、舉止奇怪?
──當青少年的語文思考和表達能力不佳,「多跟青少年聊天」是最簡單又有用的方法

265如何培養青少年的榮譽感與責任感?
──大人應避免的7大地雷,以及老師可以再施力的2個重點


281【後記】「不要變壞就好」是種不抱期待;帶有欣賞的期待,才能讓人改變
 

看更多 收起

序/導讀

【推薦序】
青少年的挑釁、試探與對抗,背後都是為了獲得愛/陳志恆(諮商心理師、教養作家)

前些日子觀賞一部電影《速成家庭》(Instant Family),講的是一對以裝修房子為業,長期無子女的夫妻彼特與艾莉,打算領養孩子的故事。在經過一番教育訓練與媒合後,他們越級打怪,選擇一次領養三個手足,其中最大的已經是個青少女,名叫莉茲。

原以為有了孩子後,會是幸福美滿的開始;沒想到,當三個孩子住進家裡,天天上演各種悲劇。

特別是十五歲的青少女莉茲,渾身散發著早熟與世故的氣息。她的防衛心重、處處與大人作對,情緒起伏不定、難以捉摸。這對夫妻簡直被她搞瘋,但仍耐住性子,對她釋出善意。

有一天早上,莉茲的頭髮凌亂打結,艾莉借了把梳子給她,並溫柔地幫她把頭髮梳開,讓莉茲流下感動的眼淚。艾莉覺得自己與莉茲的關係有了進展,沒想到第二天早上,莉茲卻把那把梳子丟進馬桶裡,令艾莉氣得跳腳。

莉茲看似叛逆與挑釁的舉動,原來是害怕大人對她太好。因為她的成長經驗讓她覺得自己是一文不值的,而梳頭髮又讓她想到自己的生母,也曾經如此溫柔對待過她。她擔心自己再度被拋下,於是把別人對她的好給推開,也重重傷害了身旁想關愛她的大人。

電影《速成家庭》中的青少女艾莉也許是個特例。但幾乎所有的青少年,都會出現種種令大人頭疼與惱怒的行徑,最常見的包括測試大人的底線、挑釁的言語與動作,以及種種不配合與對立反抗。

你可以把青少年的這些行徑解釋成叛逆;然而,這個時期的孩子,正處在角色混亂的心理發展危機中。他們不斷追尋自我統整,但卻不斷感到迷網、錯亂、衝突與自我懷疑。表現在外的就是令人搖頭的問題行為,但背後其實是渴望著愛與連結。

大人如果只看見孩子的表面行為,不能也不願理解與連結孩子的內在,勢必會與青少年長期處在緊張和對立的關係中,而不因此心力交瘁,也難。

如何聽懂青少年行為背後的心聲?長期與青少年密切互動的林維信諮商心理師,在新書《現在的青少年很難教吧?──以理解尊重支持取代嘮叨控制,資深校園心理師給父母、老師的實戰書》中一次告訴你。

維信對青少年內心世界的觀察,著實令我佩服。

他在書中提到,青少年常會用傲慢或輕蔑的口氣,對大人說:「你憑什麼管我?」同時流露出一副瞧不起大人的樣子。維信說,青少年確實會看不起大人。那是因為青少年早就知道大人的各種「祕密」──通常大人說不出口的事實,像是,外遇、失業又假裝去工作、假裝有錢、假裝夫妻關係和諧、掩飾壞習慣……等。

青少年早已成熟到能看穿大人極力隱瞞的真相,卻又無法理解大人也有其說不出的苦衷。於是,在大人開口管教孩子時,青少年便擺出一副輕蔑的模樣,他們真正想對大人說的是:「別再裝模作樣了!」

也許,青少年也得面對大人(特別是父母)不再是無所不能的失落。原來,大人也有脆弱、缺陷,甚至醜陋的一面,要承認這個事實,其實還滿痛苦的。

維信告訴我們,我們的一言一行,青少年都看在眼裡,也漸漸學了起來。與其隱瞞,不如和孩子開誠布公地討論,同時透過身教,贏回青少年對你的尊重。而這到頭來,大人也得逼著自己面對自己的人生課題;書中有句話說得好:「贏回青少年尊敬與負責的過程,其實就是大人找回對自己尊敬與負責的旅程」。

維信是個學校心理師,常要接受各校轉介來的行為偏差的青少年,也因此能近距離觀察到青少年給學校老師帶來的各種煩惱與無力。在這本書中,維信也對學校老師或輔導者提供具體的建議。

像是,青少年在課堂上情緒失控、四處嗆人、酸言酸語、自我傷害、回答精簡等狀況,維信一方面帶著讀者去理解這些行為背後的動機及心理需求,另一方面,也提出具體可行的處理策略。你便能掌握,當下可以做些什麼,事後如何與孩子討論,平日又該如何關懷與對話。

最後,維信提醒我們,青少年還在成長與學習中,需要尊重,也需要規範。因此,適當地拒絕或設限,是必要的,大人需要有「暫時被孩子討厭的勇氣」。

曾聽一位高中老師說,過一陣子學校要集體施打疫苗,但班上不少學生卻已經遞上假單,表示打完疫苗,隔天要請病假。老師感到相當不解,孩子們怎麼預知自己打完疫苗就一定會身體不舒服、得請假?

更令他無法理解的是,家長還都在假單上簽名了,表示家長也同意。這位高中老師於是詢問家長,不少家長說,這是「民主」,要「尊重」孩子。

老實說,這是假「民主」或「尊重」 之美名,不願意去管教孩子的投機行為,甚至不斷打破該有的底線與原則,讓青少年予取予求。或許不少家長誤解了「正向教養」的意涵,但更多的是害怕被孩子討厭,從此破壞親子關係。

事實上,如果你能從小與孩子有足夠且良善的互動,開放地對話與討論,不斷儲存關係存款,建立起親子之間的信任關係,就不需要擔心該有的管教與設限會撕裂親子關係。

也許,孩子一時不能諒解,但透過事後的關係修復,仍然能繼續維持健康的親子情感。

《現在的青少年很難教吧?──以理解尊重支持取代嘮叨控制,資深校園心理師給父母、老師的實戰書》是一本與眾不同的青少年教養書或教育書,適合正為青少年煩惱的家長或老師閱讀,你不但會更理解孩子的內心世界,也會知道該怎麼與他們互動,才是上策。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教養作家,曾為中學輔導教師,現為臺灣NLP學會副理事長

【自序】
我想為青少年發聲,也想為大人說點話

一切從一個無心插柳開始。朋友想去帶領一個兒童課程,人數不多,問我帶小朋友有哪些需要注意的地方。

我就把團體輔導的做法和注意事項,劈里啪啦地寫出來,越寫越長,索性就貼在網路上,沒想到會有人想看。

這讓我有點訝異:原來我寫的東西,有可能可以幫助到別人。

(所以人人都需要透過嘗試與激勵,走出不一樣的蛻變。)

後來,我將一些實務上的所見所聞,經過改寫之後,從一些議題上發展成文章。

因為我想要試著為類似困擾的孩子發點聲音。


孩子總是比大人所想的還要聰明、還要敏感。

同樣身為大人的我,明白許多是大人的無心之舉,明白大人控制行為背後的善意和初衷。

但孩子的確是受傷了。

更遺憾的是,教養他們的大人,並不知道孩子受傷,更不知道孩子受了傷,還是在意他們。


寫到這邊,我也想為大人說點話。

青少年好教嗎?真的不好教啊。

沒有人說它是容易的,所以我們都不必氣餒、自責。

我們只是希望,自己能夠快樂地陪著他們一起成長、一起好。

而這股力量或許能帶來一點不一樣,讓小改變推動大改變。


我們都很渴望有一個快速、簡單的方法,可惜這世界沒有魔法。

如果真標榜有這樣的方法,自己做起來,效果卻遠不如想像,那不就要懷疑自己很差了?


然而,我們並不差,我們都是會犯錯的平凡人。

我們在錯誤中找尋讀懂青少年的方法,在錯誤中,開拓接近青少年的道路。


那些酷酷的青少年,也許長期沒給你好臉色看,

但某一天,他卻忽然有了個成熟的行動、出現了某個睿智又貼心的念頭。

而你明白,那是你好久以前教過他的道理。


那一刻,你的眼眶微熱,會相信魔法,真的存在於人間。

看更多 收起

內文試閱

「大人這麼蠢,憑什麼管我?」當青少年瞧不起大人,怎麼辦?
──從「讓青少年看見大人努力的身影」開始,重新獲得青少年的尊重


「我爸會假裝上班,開車出門。」天勇說。
「實際上,他在外面有女人。我知道他沒怎麼在工作,家裡的錢都是媽媽出的。他偶爾拿錢出來,也是奶奶給他的。」
「你怎麼知道這些?」我有點訝異。
「媽媽講的啊,媽媽還帶我去跟監過,就看到他身旁有另一個阿姨。」天勇說這些話的語氣,好像在講一件稀鬆平常的事。
「媽媽跟我講之前,我就有猜到了。」


「他們很常吵架啊。媽媽也沒多好,她自己也有男人。他們叫我們去睡覺,關起門來吵架,以為我跟妹妹都不知道。爸爸就在房裡問她是不是有男人,連奶奶私下也有問我,說媽媽有時晚上會出門,是不是真的去打工。
「我覺得很無聊。都這樣了,幹麼不離婚?我那爸爸還想教訓我,禁止我晚上出去玩,啊他自己咧?明明沒賺錢,還想擺出自己很行的樣子,想對我說教。」天勇面露不屑地說。


「反正他們都不在家的話,我就跑出去,算準他們到家前回家就好。如果被抓到了,就說去同學家,我已經跟我那同學講好了。
「總之,我要去念台中的高中,住姑姑家。我姑姑不會管我,我想在外玩多晚就多晚,交女友都不會被打擾。他們只要給我生活費就好。」

我默默聽著天勇說著他的計畫。

我心裡想著,天勇的人生已經不需要,也不想要有父母參與了。


●●●

當青少年知道大人的祕密,行為開始失控
青少年瞧不起大人,最大殺傷力的原因之一就是:青少年知道大人無法說出口的祕密。

青少年一開始的世界觀是建立在周遭大人之上,特別是父母。大人呈現出什麼,他們就相信這個世界是什麼。

大人如果有著無法說出口的祕密,例如外遇、說謊、假裝有去工作、假裝有錢、甚至詐欺……大人有大人的苦衷,大人以為自己藏得很好,但青少年其實都知道。他們只是不說,只是「假裝」不知道。

因為他們明白:大人就是脆弱,才要在青少年面前裝模作樣。

一旦青少年識破了大人的伎倆,大人的權威、大人的全能感,在青少年心中就此崩塌,也將轉而覺得大人是拙劣的、是可悲的。

這些青少年厭惡虛假、厭惡說謊、厭惡欺瞞的感情、厭惡說話不算話、厭惡不負責任……但弔詭的是,他們卻往往比其他人更常做這些事。

「面對虛假的世界,何必認真?」
「每個人都很自私自利,我只是跟他們一樣。」
「說謊如果不會被發現、不會被拆穿,才是厲害。」

因為他們相信這個世界就是「假」。因為他們看不到「負責」到底有什麼必要、有什麼好處。

一家人就這樣過著虛假的生活,維持虛假的自尊。

「你沒有誠實對我,我也不會誠實對你」,青少年對父母已經失去信任。


青少年形成「自己比大人更好」的錯覺
父母忙著自己的煩惱,青少年就在外面偷偷結識網友、抽菸喝酒飆車性行為……直到被抓到。大人要管教青少年,卻遭遇他極大的反抗,且還不知道他是什麼時候開始走偏。

青少年對大人的反叛、行為開始失控,其實是從發現祕密,意識到「大人沒有比較強」這點開始。

「大人這麼蠢,憑什麼管我?」

這也讓他形成「自己比大人更好」的錯覺。覺得自己更聰明、更理性,應當享有更大的自由與獨立。

事已至此,該怎麼讓青少年重新學會尊敬與負責?

首先,青少年要承擔的是他自己行為的責任,但在處理他的行為之前,你要恢復一些在青少年心中對你的尊重感與權威感,你的管教才能在他們心中確實發生影響力(而不是陽奉陰違)。

這不是透過金錢或打罵就可以贏回的(越這樣做,青少年越是看出你的虛假),而是透過你的言行:


一、贏回尊重,他需要看見大人努力的身影
青少年會佩服能力強的大人,一旦得到他的認同,你對他講的話,才能產生影響力。

就算你沒有強大的能力,只要他能看到你為了他努力不懈,一段時間之後,一樣能慢慢得到他的認同。

這裡指的是在孩子了解「這些對他好的情況,其實得來不易」的前提下,而你卻願意為了他們持續在努力。

例如:他知道家裡離學校很遠,你卻願意每天一大早載他們上學;例如他知道父母的經濟狀況不太好,但你願意為了讓他們過更好的生活,而努力工作;例如他知道父母是個木訥的人,但為了與他們親近,你每天撥時間關心他在學校過得開不開心。

如果是習以為常的狀況,他們要能感受到其中的落差和你的努力,花的時間要更長。

而且是「為了他」而做的努力,不是出於我們的自以為是。

如果認為:「已經在賺錢養家,還得不到孩子的認同,就是他們在擺譜、拿翹!」或是「我花那麼多的時間、金錢,送孩子去學英文、學才藝,為什麼孩子還不感恩?」那就是離他們越來越遠了。


二、讓青少年學會負責,需要大人的身教
雖然青少年對大人已經不信任,但大人的行為,他們還是持續看在眼裡。

為了孩子而努力,是一種身教;大人對於想要隱瞞的行為,開始認真面對,更是一種身教。青少年發現大人開始改變,那些改變將同樣會扭轉他們對這個世界的認知。

他們會開始認知到「真誠」、「努力」的價值;會開始感受到對家人負責、對自己負責,在贏回別人信任上的重要性(誠如贏回孩子對大人的信任那般);會開始相信家裡已經走在改善的道路上,所以會願意認可過去大人的隱瞞或許有苦衷。

如果上述的努力,還沒辦法贏回青少年的尊敬與負責,那麼,就要開始思考以下開誠布公的做法:


一、放下面子,問問青少年,知道父母哪些事情
如果跟外遇有關,請審慎評估能否做好夫妻關係與親子關係之間的界線後,再私下一對一跟青少年談。

不要從青少年口中去問出另一半在外面的狀況。這個晤談的重點是處理你跟青少年之間的關係,而不是藉此把夫妻關係拉進來。

要記住:夫妻關係是大人自己的事情,孩子沒有義務要承擔大人之間的責任。

當你用真誠、對等的態度邀請青少年說出他所知道的事情,且不做責罰、辯解,你們就有機會開始恢復信任關係。

青少年所認知的或許不完全正確,但急著辯解絕對是大忌,請尊重青少年的談話步調和感受後再來解釋。


二、當我們尊重青少年是獨立、懂事的個體,他才能理解大人有哪些難處
孩子就是覺得他的獨立思考已經贏過「幼稚的大人」,他才會開始瞧不起大人。所以開誠布公的對談,不會是上對下的語氣,而是尊重青少年是能思考的個體。

大人更要問自己,在現有的困境尚未解除下(例如外遇問題、失業問題),還願意跟青少年承諾多少他在意孩子且想關心孩子的地方。

這不是要父母為了彌補罪惡感,而做很多退讓、討好青少年的行為。而是青少年在父母欺瞞的過程中受傷了,感覺不被父母重視、不被父母所愛了(即使這是青少年的窮擔心)。此刻所做的承諾與後續的關心行動,是在修復當時的受傷感受。

「因為過往的隱瞞,讓你感到生氣、難過,往後我想更重視你的感受,而不擅自決定一些事情。」或「往後我想多聽聽你的想法、更在意你的心情」。


贏回青少年尊敬與負責的過程,其實就是大人找回對自己尊敬與負責的旅程。

為此,大人將要被迫面對自己原本想逃避的困境(才會在先前變成說不出口的祕密)。

這過程絕對不輕鬆,但你能讓未來變得是可以期待的。




家裡有可以期待的未來,孩子才有為現在生活負責的動力。


青少年愛在網路上嗆人,該如何引導?
──理解青少年嗆人背後的6個心理因素,以「對話」引導青少年思考對方處境

皓慶喜歡在網路上留言嗆人。

除了嗆跟他意見不同的人是白痴外,皓慶也到處跟人筆戰,還曾因為嗆得太過火,被人放話要烙人堵他,最後還是在學務處的保護與出面處理下,事情才落幕。


最近,一個有憂鬱傾向的同學在個人的網路頁面發文,表達自己難過、想死。

沒想到皓慶竟叫對方「要做,就去做!」結果對方真的被刺激到去割腕,這件事在全班鬧得沸沸揚揚。

後來,大人找皓慶問話,皓慶還是一臉無所謂地辯道:「是他自己想死啊,我又沒有錯。這些討拍的人就是欠嗆!」

對方家長聽聞他這種態度,氣到要提報校園霸凌調查,甚至揚言要提告。

沒想到皓慶還是繼續嘴硬:「要告就來啊,最好是告得成啦,沒用的渣。」


●●●

青少年在網路上無故嗆人,大人膽顫心驚,青少年卻一臉無所謂。

想教青少年同理心,青少年卻不以為然。大人感到灰心、難過,懷疑是不是自己的教育出了問題。

確實,青少年在這一類議題上常常表現出桀驁不馴的態度。若想憑幾句話就要他們軟化態度,並懂得對他人設身處地著想,實非易事。

因為他們就是認為自己沒有錯,是對方太弱,為什麼不去要求對方「聰明一點,管好自己一點,反而要我來體恤他們,憑什麼?!」

所以,在改變青少年之前,要先了解青少年的心理:


1說中了某些人的心理而感到得意,認為自己在拆穿假面具
網路上某些抒發情緒的文章,其背後動機的確有一部分可能是想討拍。

某種程度而言,他的看法不能算「全錯」。這也是他不能接受你糾正他的其中一個原因。

青少年疑惑為何「多數人」都看不清,還要給那個人拍拍呢?

「這實在太蠢、太假了,看我來戳破他,讓大家知道他在搞什麼。」

由於青少年對「虛假」特別厭惡。所以他會認為自己在做揭穿假面具的事,而這件事不該被直接歸類為壞的。


事實上,多數人也知道某些憂鬱留言的背後可能有討拍的成分在,只是我們不會選擇去刺激對方。一個成熟的人,就算沒有積極的義務要協助對方變好,也不會去做可能傷害對方的事。因為,成熟的人會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青少年矛盾的是,遭逢挫折時無法忍受別人的刺激,卻又一邊覺得自己不會遇到低潮。也只有在多經歷幾次低潮與刺激,方會明白對別人寬容,也是對自己寬容。


2突顯自己比那個人聰明又強壯,藉由網路攻擊,釋放壓力與不滿
其實不只是青少年,許多成人在網路上的性格也是格外好鬥。

苦於現實無法競爭,自己的優勢無從展現,就轉而在網路上「大展拳腳」。所以他們對於「弱者」,只有嘲諷,沒有同情。攻擊別人,視他們為弱者,是恐懼自己成為弱者的一種防衛表現。透過攻擊,才能拉開自己跟弱者的距離,證明自己跟弱者並不是同類。


沒有被善待,就不會想去善待人;自己的感受不被人重視,就不會在意別人的感受。

雖然,會亂嗆的青少年未必都屬於這類。只是,有些過得不快樂的青少年,容易在網路上也讓別人過得不快樂。


3基本歸因的謬誤
心理學所謂的「基本歸因的謬誤」,指的是人們在評估他人行為時,傾向於高估其個人因素,而低估外在情境因素。簡言之,有些青少年認為別人碰到問題,都是因為那個人性格不好、腦筋太笨,並忽視對方的不利環境。

像是憂鬱症,其實跟腦內神經傳導物質有關,他們卻認為那是性格太脆弱;像是某些特教生,因為生理無法克制的衝動而產生惱人的行為,他們認為那是裝病找藉口。

青少年會更容易有基本歸因的謬誤,主因是腦內認知處理不夠複雜、社會經驗缺乏,所以沒辦法用更多元、更長遠的角度去判讀一個人的行為。在資訊不足、認識不深的情形下,最簡單的判斷方式就是歸因於「全是那個人自己的錯」。


4想稀釋罪惡感、分散責任,卻不知道後果的嚴重性
使用鄉民哏、網路迷因哏,會有一種好笑的感覺,還有融入相同次文化的歸屬感。像是「自信一點,把XX拿掉」就是一個網路鄉民用語。但在別人「我想要去死」的訊息底下留言「把『想要』拿掉」,可能會造成嚴重的後果。

青少年錯覺地以為「自己只是在開玩笑」,淡化了傷害對方的罪惡感。

然而,亂嗆別人、在網路上霸凌別人,確實是有可能造成對方身心嚴重傷害,甚至自殺。青少年未必知道自己言論的嚴重性。

這不僅是道德層面,還牽涉到法律。像是公然侮辱罪、誹謗罪、恐嚇罪、教唆自殺罪、民事侵害他人名譽。這些都是青少年逞一時口舌之快,有可能會誤觸法網的刑責。


5即使知道後果,因為防衛機轉而使大人的勸告無效
「才不會那麼嚴重,那些人只是說說而已。」

「只會在那邊博取同情的人,真的去死,也是他活該啦。」

當你直接警告青少年後果的嚴重性,得到的可能是他這樣乖張的回應。

這是由於他不甘被指責而升起防衛機轉,接下來你講的話,他聽不進去,甚至可能為了反駁你而講更多歪理。

你越是表達焦慮,他越淡化風險發生的可能性。因為他如果不這樣做,他就得為自己的言行感到罪惡。或許大人想看青少年懺悔,但他就是不想這麼做,因為很沒面子。


大人知道「負起責任」是嚴肅且沉重的。不是一句「不干我的事」就可以拍拍屁股,撇得一乾二淨。因為代價會在往後的人生不斷找上自己,假如你沒有真正面對它的話。

所以成熟的人,會區分人際界線的分寸在哪,不會沒事惹事。真的不干自己的事,就不會去管人家或冒犯人家。


6同理心不足
我不會馬上就認為青少年是同理心不足,因為這樣的判斷容易使大人更加洩氣與憤怒。我會建議,在上面的可能性都看過之後,再來考慮同理心的問題。
同理心不是全有全無,而是程度上的差別。

或許,一個超級有同理心的人,連上述的情況都不會有。但我們也不必恐懼沒把小孩培育好,給自己太大的教養壓力。

孩子沒有幫助他人的大愛,是其次,至少至少,能己所不欲,勿施於人。


如果他真的是缺乏同理心的人,因為自我中心的緣故,他的行為可能更依循「趨利避害」原則。也就是站在他的角度,分析這種行為對他的利害,可能比起對他宣揚同理心,能更快讓他不做逾矩的行為。

至於同理心的培養,就再一步步長期訓練吧。


由上述可知,如果我們要讓青少年接受我們的勸告,可能要把握的原則是:在減少他防衛心的前提下,讓他認識行為的後果,並部分滿足他背後的需求。

一、先「看見」他的看見
我們不是支持、肯定他這種作為,所以我們不會去讚美。

我們只是先不帶評價,用一種好奇的態度,並透過反映,表達我們理解他的思考邏輯。

能「看見」他的看見,光是這樣,他背後的需求至少能有部分被我們接到。

至於怎麼做?先好奇地詢問青少年,他是從哪個地方知道對方就是要討拍開始。


青少年:「那個一看就知道是要討拍啊!」
大  人:「我有看到她表達很難過、想死,但沒看到她說『來關心我啊』!你是怎麼知道她 
    要別人安慰她呢?」
青少年:「她如果真的想死,她就不會po在那裡,還開地球(意思是公開權限),讓大家都 
    能看到啦。」
大  人:「的確大家都能看到。不過,也是曾經有人po文讓大家都看到,後來真的去死了。
    你是怎麼確定她一定不會這麼做?」
青少年:「那種人平常就是在嚷嚷而已,也沒看到她真的去死過。」
大  人:「你的意思是,因為沒看到她嘗試自殺過,所以去死的可能性很低?」
青少年:「對啦!」
大  人:「所以你是有你的判斷依據的。」(我們不是在肯定他的判斷,只是反映我們了解他
    其實有看到一些什麼,並非無的放矢。)
大  人:「你認識她嗎?不然你怎麼知道她沒嘗試過?」
青少年:「我不認識她,但那種人都這樣啦。」
大  人:「那你有認識過真的會去死的嗎?」
青少年:「沒有。」
大  人:「嗯,雖然你也不知道她有沒有嘗試過自殺,但她跟你看過的不會去死的人有些像,
    所以你覺得她可能沒有嘗試吧,但你也沒那麼肯定。是這樣嗎?」
青少年:「嗯。」
大  人:「那萬一她是我說的那種,會po文,結果真的會去死的那種人,怎麼辦?」
青少年:「她死就死啊,干我屁事。她都說想死了,那是她自己要去死的。」


二、用「對話」引導他思考對方的處境
大  人:「不一定啊,你不是說她可能只是想討拍,原本沒那麼想死,結果看到你這樣嗆她,
    難過到不行,反而真的去死。」
青少年:「被嗆就去死,她也太脆弱了。那麼弱,乾脆不要活算了。」
大  人:「你是想說,要活在世上,就應該要堅強一點,是嗎?」(不要被青少年的嘴硬刺激
    到,反而要嘗試去看到背後可能的善意。)
青少年:「對。」
大  人:「所以如果她能堅強一點,她就能更好地活在世上,不會去尋死,對嗎?」
青少年:「對。」
大  人:「那你能讓她堅強一點嗎?」
青少年:「我為什麼要讓她堅強?干我屁事!」
大  人:「嗯,不干你的事嘛,所以你要不理會她也行,是嗎?那你為什麼要嗆她,讓她已
    經很弱了,還更弱到想死?」
青少年:「我就是看不爽她想討拍不直說啊,在那邊要死不死的,裝模作樣,超煩。」
大  人:「所以你希望的是她能更坦率地表達自己的脆弱、表達自己需要什麼,想要別人關
    心,就直說,是嗎?」
青少年:「對啊。」
大  人:「直說『我好難過喔,你們大家可以關心我嗎?』她如果真這樣po,你會笑她嗎?」
青少年:「會啊,我會笑爆她。」
大  人:「喔,你很壞欸。你不是才說想討拍就直說,直說就是怕被你這樣的人笑啊。」
青少年:「只會想討拍的人,被笑爆也是應該啦。」
大  人:「人家就是需要別人關心啊。難道你都沒有心情不好,需要別人關心的時候?」
青少年:「我需要別人關心的時候,我也不會上網討拍。」
大  人:「那你會怎麼做?」
青少年:「找朋友出去玩啊,打球啊,吃雞啊(手機遊戲)。」
大  人:「所以心情低落時可以讓自己感受到被關心,你能找到比她更多的方法。」
青少年:「對。」
大  人:「啊,她方法可能比你少,或你的方法可能她也試過,但是不適合她。」
青少年:「那是她的問題。」


三、最後再帶出後果的嚴重性
大  人:「嗯,的確她可能有她的問題或困難,而你也沒有義務要幫她。這樣你們就各過各的,她發生什麼事也跟你沒關係。」
大  人:「但如果你嗆她要死就去死,結果她真的去死了。我知道你會想說干我屁事,但……你還真的會脫不了責任。」
大  人:「她的家人可以告你『教唆自殺罪』,這是個一年以上,七年以下的有期徒刑。」

(未完……)

 

看更多 收起

詳細資料

ISBN / 9789864064014
EAN / 9789864064014
頁數 / 288
開數 / 25開
注音 / 無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繁體
級別 / 無

看更多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