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七魚場
特價 新品 walk

七七魚場

廖鴻基

大塊文化

2023/12/26

中文

9786267388105

定價 $380

79折優惠價 $300(優惠期限至9999/12/31)

內容簡介

只要魚回來,未來無限可能。


失去魚族的海,剩下死亡和憂傷
三億多年前分手後,人、魚的首次對話
海洋文學大家廖鴻基「海洋創生」長篇小說

「以前的海是海,現在的海是出發的海。」
在《七七魚場》之中,書寫更顯自由,可以抒情可以議論,可以通篇對白,故事彼此互相接駁。語言看似輕聲細語,讀進去都是海風與海湧。──楊富閔(作家)

七七魚場很不一樣,魚場面對大海,無遮無攔,完全開放,這裡沒有邊界、沒有牆堤、沒有網籬,魚居民來去自由。

一串魚樓,宛如生長在海底且層層枝椏伸展往上延伸直到海面的一棵水裡巨木。沉礁定著於海床,漂流木平台,如大樹的枝幹枝椏,隨海流緩緩搖擺。

也餘、尤亮、小于、欣惠,是厚山小城的愛魚四人組。也餘是熱愛大海的漁夫;尤亮在厚山創辦魚事屋魚場;外地來的小于,在厚山漁港旁開了一家魚風味的咖啡店;欣惠家經營著販售虛擬實境科技水族缸的水族店。

熱愛海洋的也餘一次不小心發現了形勢孤絕的七七海岸,在因緣際會下,為當地海域打造了七七魚場。這座魚場也成為愛魚四人組決心守護的地方。不過人的世界,人決定,那魚的世界,魚的想法又是什麼呢?

原本是講述在守護自然與產業推動間不斷努力與嘗試的漁村熱血青春故事,中場後翻轉加入魚世界觀點的奇幻元素,構成一部探討海洋生態與人類生活如何平衡,交錯於「人本位」和「魚本位」間,並使之對話的動人作品。


作家 楊富閔 專文推薦
Jeff  基隆正濱漁港嶼我餐酒館主理人
張正杰 台灣海洋教育中心主任 
陳美伶 台灣地方創生基金會董事長 
黃宗舜 台灣海洋環境教育推廣協會理事長 
黃彰琦 基隆市山海港城產業發展協會理事長 

 

看更多 收起

作者介紹

廖鴻基
一九五七年出生於花蓮,曾從事漁撈,執行鯨豚海上生態調查,創辦台灣賞鯨活動,花蓮縣福爾摩沙協會創會理事長、黑潮海洋文教基金會創會董事長,目前為海洋大學兼任副教授。多年來致力於多樣海洋計畫,同時以海上生活觀察與感想為核心來創作。

出版作品包括《魚夢魚:阿料的魚故事》、《最後的海上獵人》、《23.97的海洋哲思課》、《遇見花小香:來自深海的親善大使》、《黑潮漂流》、《海童:一本漂流的想像誌》、《大島小島》、《漏網新魚:一波波航向海的寧靜》、《飛魚.百合》、《討海人》、《鯨生鯨世》、《漂流監獄》、《後山鯨書》等多本。文章入選台灣的中學國文課本及重要選集,以其書寫的取材廣闊與描繪之幽深,自成一格,影響深遠。

曾獲時報文學獎第十六、十八屆散文類評審獎,聯合報讀書人文學類一九九六、一九九七年最佳書獎,一九九六年吳濁流文學獎小說正獎,第一屆臺北文學獎文學年金,第十二屆賴和文學獎,第十二屆巫永福文學獎,二○○六年九歌年度散文獎,二○一一年新加坡國家圖書館年度好文,二○一六年花蓮縣文化薪傳獎,二○一八年當代台灣十大散文家,二○一九年吳三連文學獎,二○二二年九歌年度小說獎。

 

看更多 收起

目錄

推薦序 抵達七七魚場(楊富閔)
生成/黑衣人/七七海岸/浮沉/後門/小于咖啡/拔塞/鉆魚和橡皮鯛/超越/落海/分別/女孩/水族店/線索/返鄉/結界/呆瓜/魚事屋首獲/評鑑/矮屋/妍鯛/七七魚場/四眼魚/誘引/魚族和人族/黑渦藻/枯流殘月/琉璃海/魚族大會/繩魚/裡外/外溢/遊街/年度/赤身/魚組合/瓜布魚/魚話/六無袋魚/烏管/名字/和解/巡禮/面對/滅絕/改變/比較/小流水

 

看更多 收起

序/導讀

【推薦序】
抵達七七魚場 /楊富閔(作家)

廖鴻基是當代台灣文學最重要的作家之一,作品對於海洋文學的建構,影響既深且遠,堪稱經典中的經典。初讀廖鴻基的作品,是在學生時期:《鯨生鯨世》、《討海人》是我們這代青年學子接觸廖鴻基文學的起點,大概也是知悉海洋文化的一個關鍵。

以後十年,我斷斷續續讀到了《海天浮沉》、《腳跡船痕》,我手邊甚至還有一本《台11線藍色太平洋》。影像與文字的搭配運用,是剛剛入手文學科系的我,留意到廖鴻基早期作品的一個編輯特色,而文與圖之間的競合,使得在我心中廖鴻基的語言風格總是輕聲細語的,冊頁連轉之間,人也變得異常渺小。

值得注意的是,一種寫作類型的生成與變化,自有太多不定的因素,然而作者持之以恆的創作續航力,乃是不敗與勝利的鐵律。廖鴻基創作始於九〇年代,至今寫作已逾三十年,面對文學思潮的此消彼長──「海洋」直是他一往情深的題目,那樣無邊無際的耕耘,定時定量的產出,逼迫著文學從業者的我們,除了思考「怎麼寫?」、「寫什麼?」的哉問之外,我以為二十一世紀當前此刻,思考「寫下去」更是直指創作的本心。寫作是一種名狀不可名狀的技術,今天來看廖鴻基長年以來的海洋書寫,儼然展示了一門生生不息的「廖鴻基學」。

晚近廖鴻基的創作,我以為從二〇一五年的《大島小島》可見顯著變化,書封強烈的視覺效果,全書找不到任何一張海洋攝影,而更素樸的回到文字的銘刻。《大島小島》之後的廖鴻基,作品更見辯證力道:一方面彰顯了島嶼/海洋的關係,而將視線拉回岸上的日常;一方面也著眼於邊界的存在,而更意識到從屬之間的緊張感。現實的批判與遠景的設想,也開始浮現於廖鴻基的思路。字裡行間別有寄託。風格越來越見鮮明。

實則邊界的游移與消弭,對於語言的抉選自然生出連動。《大島小島》伊始,廖鴻基的作品,嘗試裂解漢語文字的形、音與義。影響所及,正是近作《魚夢魚》,乃至今天我們讀到的新作《七七魚場》諸多關於同音字的借用。《七七魚場》的也餘之於野魚;厚山之於後山,不過是其中幾個顯著的例子。那像是廖鴻基遞交出一張更為複雜且深邃的文學藍圖,寫法更顯多元:《魚夢魚》是由五十二則故事集合而成;《七七魚場》雖無具體指涉的地理空間,作者意圖展示一種文化的生成,關切層面更為遼闊。

邊界打破始於語言,故事源源不絕向外流洩。從《大島小島》出發,廖鴻基的海洋故事在過往目為冒險犯難的敘事之外,延伸而至了包括公共議題與生命教育的領地,影響力更深遠,別具教學意涵的幾本著作,以及計畫航行的幾本書寫,都大大增色了廖鴻基的文學視野。所以我們需要正視廖鴻基這樣的先行者。那不單只是納海洋於國族的海洋主體論調,而有著更多關於存有的反思生命的省察,看見一種文體風格的形成。

就廖鴻基晚近幾部作品稍作脈絡的爬梳,或許更能掌握最新小說《七七魚場》的轉折意義。一如《七七魚場》對於人族魚族界線的重構,廖鴻基試圖在寫實主義的道途,試探一種物種起源神話的可能。我們幾乎可以畫出一張有著邊角漁港、小魚咖啡、水族館、魚事屋魚場的地圖,甚而是整個厚山小城。那樣的一座小城,交織以魚文化為核心的世代、返鄉,乃至風土等議題,而也餘、尤亮、小于與欣惠等青年的身姿,漾盪著充沛的生命力,各自探索著屬於己身的人/魚的身世,並在這海邊小城,在「做魚的道理」與「做人的道理」之間,孕育一種全新的語言。

換言之,《七七魚場》作為廖鴻基的最新小說,它給予當代文學的刺激至少如下:首先是夢論的提出。無論是小說場景的模糊化、水族館的嶄新科技,乃至人魚對話,以及各種奇幻場景的安排,皆能看見廖鴻基小說美學對於虛實的探勘,一如過往著作常見的攝影、插畫,乃至《七七魚場》則採取完全文字化的呈現,俱見廖鴻基的用心所在。其次,不同作品,仿若形成一片海域,書籍因而是一座座新生的魚場,比如《魚夢魚》的魚背包主人小于,也在《七七魚場》有了戲分。這樣聲氣相通的形式實驗,打開更多通向廖鴻基文學的航道,我們讀到了廖鴻基的突破與新意,也看到了海洋書寫跨越世紀風采。此外,《七七魚場》像是一張大圖的局部特寫。廖鴻基對於文章命名喜採短題,點到為止,綜覽目錄宛如花浪,如同一座龐大的辭書,廖鴻基有一套自己的語料庫。這在《七七魚場》之中,書寫更顯自由,可以抒情可以議論,可以通篇對白,故事彼此互相接駁。語言看似輕聲細語,讀進去都是海風與海湧。

我在頒予廖鴻基老師年度小說獎的序言提及,廖鴻基的作品保留著文學最為珍貴的品質:不安。而寫作若是一趟不可偵測的航行,那麼關於海洋的特點,尤其展現在作者駕馭恐懼與調度想像的能力。我以為在《七七魚場》之中正是關於下沉的美學。那樣的下沉,令人想起《大島小島》的〈沉樓〉、也想起〈赤納鼻〉的紅色大魚。沉潛與去返之間的張力,一種對著海底望洋興歎的心法,廖鴻基示範了台灣文學海洋想像的一百種可能。也餘這個角色,他在七七魚場的際遇,以及也餘的三次落海,在小說中都值得我們玩味其中的意涵。

「以前的海是海,現在的海是出發的海。」眼前的《七七魚場》,無疑也是一次再出發。廖鴻基正在召喚人族與魚族之間的共感,一切都在變形,文字變形,人形魚形變形,島嶼變形……一切都在在驟變之中。寫作怎麼可能不變?我要再次向廖鴻基老師致敬,小說結尾仿如是另個新生的起點,很開心跟您一起來到《七七魚場》。

 

看更多 收起

內文試閱

魚類陪伴我們數十萬年,幫人類度過好幾次生存難關,甚至改變了人類歷史,而如今,將滅絕在我們手上。
生成
仿若聚沙成塔,四十六億年漫長而沉靜的歲月中,妳用了四十億年,讓自己懷裡蘊藏無可計數的單細胞生物。妳沉思未來,心中憧憬的生命型態趨近於俐落奔游而且繽紛多彩。妳明白,必要放手讓你們自由堆疊、累積和複合。做了決定,妳心情由靜轉動,暗中推促你們由單一而連結而繁複。像是點燃了火索,妳懷裡的生命開始奔向大鳴大放的火藥庫。鳴槍起跑後,你們以扎實且漫長的四十億年為基礎,接著的五千萬年,妳懷抱裡的所有生命開始劇烈錯動。黑夜走到盡頭,曙光裂開雲縫的片刻,妳知覺懷裡的每顆細胞都有了自主意識。不只甦醒,是拔步奔游,在妳懷中焚燒如乾柴烈火,生命的鼓聲以狂舞的勁道敲擊,每一擊都沉厚並且響亮。出征隊伍已銜命列隊,是奇蹟,也是恩典。你們睜開眼,披上盔甲,伸長了鰭,你們在水液鋪展的三度空間裡自在悠游。生命從此狂放,如傾如注,不受約束。以展放取代縮躲,以流線展演完美的移動。生命發展的目的從來不是為了擴張管轄領域,也不為了統領世界。歡喜中,妳忽然感到一股濃得化不開來的憂傷。妳專注看著懷中優游的魚兒安慰自己,好不容易走到這一步,未來就交給你們,未來的就交給未來吧。


黑衣人
一高一矮兩名黑衣人,身上衣物可能是鑲著細碎亮片或沾黏水漬,路燈下,晶晶閃閃。兩人一跛一倚,搖搖晃晃但安靜地並肩走在厚山灣旁的臨海路上。除了身上異常反光,他們似在學步,勾肩搭背,步步顛蹶。

大半夜的,這情景很難不讓人聯想,不是飲酒醉就是吸食毒品。厚山警局所屬編號〇〇七巡邏車,遠遠發現兩人行跡可疑,閃了幾次遠光燈,車頂刺眼的紅藍色警示燈嘩啦盤轉,車上蜂鳴器銳利兩聲驟響。巡邏車斜近路肩,從兩個黑衣人後方迫近。

黑衣人頭也不回,拔腿就跑。像長短腳,兩人顛著身子,左晃右搖。他們的逃跑並不俐落。當然跑不過警車。跑一段後,他們互看一眼,取得默契。兩人忽然側身飛撲,一起縱身飛越路邊水泥護堤,在沙灘上翻滾一圈後,趴在灘上,像兩條擱淺的黑色大魚,往海的方向一蹦一跳,一路蹦蹦跳跳,加速逃逸。

警車急煞,輪胎磨擦路面沙粒,唰一聲揚起臭火焦塵煙,車輪打滑,車身一偏差點撞到路邊護堤。一胖一瘦兩名員警飛快奪門奔出。前後田徑選手跨欄姿勢,大步跨越護堤,同時,嘴裡大聲喝喊,「站住!站住!」他們很快發現,喝令與事實情況不符,趕緊改口大喊,「不准跳!停下來!」

沙灘鬆軟,跑起步來腳板不易著力,嫌犯兩人趴著跳,速度雖快了一些,但終究逃不過練過體能的員警。沙灘上追逐了約百公尺後,趴著蹦跳的兩名黑衣人,分別被兩名員警超完美滑壘飛撲姿勢,從後攔腰擒抱住並緊扣在灘上。暈黃路燈斜照下灘上一團飛煙揚起。

「想逃到海上,哼!」瘦員警出氣似地高喊一聲,動作俐落翻身跪起,單膝跪壓嫌犯後腰,完全掌握了壓制優勢。胖員警雖慢了一步,動作差不多跟瘦警同樣,翻身跪壓,高喊:「別動!」兩員警幾乎同步反手摸出手銬,將兩名嫌犯的兩條手臂反折在背後扣上。 

年紀輕體態瘦的員警,見大勢底定,站起身來,拿出手電筒照射灘上一團沙痕凌亂,一邊揮手拍掉沾在身上的沙塵。年紀較長體型較壯的員警,仍跪在灘上氣喘吁吁,一時爬不起來。

歇喘一陣後,兩員警皺起鼻翼,用力抽吸了兩下。瘦警伸手抹了一把鼻頭,蹙著眉說,「什麼味道啊?」

兩名員警都聞到瀰漫在空氣中的一股腥羶味。

兩名黑衣人俯趴在灘上雙手雖被反扣,見員警被空氣中的腥羶異味轉走了注意,趁機再次繃緊身子,往海的方向啪啪啪啪跳了過去。

「還動!還跳啊!」兩名員警喝斥著,趕緊追趕向前,又撲了一次。終於再次跪回嫌犯身上,強勢制壓住他們的掙逃意圖。

兩名員警抬起頭,眼睛隨手電筒光束周邊上下轉了幾圈,胖警說,「聞到嗎?味道越來越重,哪來的臭腥味啊?」

這陣追逃、蹦跳和兩次強力壓制,體能耗盡了吧,也像是獵物確定被捕後低頭認命,像甲板上放棄最後掙扎的兩條魚,兩名嫌犯鼓腮張嘴,大口歇喘,不再掙扎。

員警放鬆膝蓋,從後領拉住兩名嫌犯坐了起來,讓他們背靠背坐在昏暗沙灘上。盤查燈束照射下,這才發現,兩名嫌犯上衣口袋和兩側褲袋明顯濕了一大片。

不會吧,竟嚇到尿褲子?瘦警想。隨即又搖搖頭否認自己的猜想。位置不對。

兩名員警蹲下身,伸手揉了一下嫌犯身上濡濕的口袋,就著燈光揉搓著食指和拇指觀察研究。胖警還將沾揉濕液的手指放在鼻孔下咻咻嗅了兩下。

胖警經驗判斷,啊,這不是尿濕,不是汗濕,是血液。這還得了!兩名員警確認是血液,立即對嫌犯進行搜身檢查。

員警伸手掏出兩名嫌犯身上大小口袋裡的所有東西,這才發現腥臊味的由來。兩名嫌犯的口袋裡竟然裝滿了魚。小口袋裝小魚,中口袋裝中魚。這些魚,當然都是死魚。剛才一連串的追逐、蹦跳、撲抓和擒拿,嫌犯口袋裡的魚被壓扁、壓爆,魚內臟和魚血受擠壓滲出口袋,濕成嫌犯衣褲上一片汙穢不堪的血腥泥濘。

「啊哈!」瘦警語調興奮,認為找到了嫌犯的犯罪證據。
「沒這種規定。」胖警歪了歪嘴,細聲提醒瘦警,「口袋裡裝魚並不違法。」
「沒聽說嗎?厚山灣那座『魚事屋魚場』,最近養出粉紅色名貴的觀賞魚,」瘦警眼神嚴厲掃了一眼坐在灘上的兩名嫌犯繼續說,「這些魚,肯定是那裡偷來的貴重魚種。」
兩名員警於是蹲在灘上,就著手電筒燈光仔細檢查從嫌犯口袋裡掏出來的這些身形已經稀巴爛的各種魚。一陣盤檢後,發現這些魚都是形樣一般體色烏黑的雜魚,沒有任何一條是傳說中高貴粉嫩的觀賞魚。不甘心吧,兩名員警繼續對兩名嫌犯徹底搜身盤查。但嫌犯身上除了魚,沒其它任何槍炮刀械或毒品等違禁品。也做了酒測,酒精濃度零。兩名嫌犯除了口袋裝魚這件事略有蹊蹺,但並不違法。想到剛才那陣追逐和壓制,忙了老半天,若是還查不出兩位黑衣人任何違法情事,白忙一場就算了,還可能演變成警察誤判擾民,這兩名員警就真的是沒事找事,而且,惹來一身腥。
「不可能!」瘦警年輕衝動,顯然心有不甘,燈光照在高個子嫌犯臉上,不耐煩語調兇巴巴質問嫌犯,「說!為什麼逃跑?」
「第一次……上來……遇到追獵……逃跑……是……我們……本能……」高黑衣人低頭避開手電筒光束,鼓著腮幫子,喘氣回答。看瘦警沒反應,又補了一句,「逃跑……是……我們……慣性……」
胖警比較有經驗,命令句直接問重點,「說!口袋裡的魚,怎麼回事?」
「魚……是……我們……的……食物……上來……旅行……怕……肚子餓……所以……帶……乾糧……」矮個子黑衣人一個字、一個詞,慢吞吞解釋。
兩名黑衣人應答支支吾吾,不只因為喘氣,更不是因為被嚇到,他們的口音和言語習慣,一聽就知道,不是厚山在地人。或說,不是正常人。
「從哪裡來,說!」胖、瘦員警對望一眼,心裡終於有底。
瘦警加重語氣喝道:「證件看一下。」
眉頭一皺,聳了聳肩,問號同時寫在一高一矮兩名黑衣人臉上。
兩名嫌犯一起搖了搖頭,然後,同時抬起下巴,往厚山灣南邊盡頭的七七海岸方向看了過去。
「啊!哈!」彷彿中了頭彩,瘦警一聲亢奮高呼,終於找到兩名嫌犯的犯罪事實。他伸手拉扯高個子嫌犯,讓他站起來,以查獲偷渡嫌疑犯的準則,操演一遍拘押標準流程。打算押兩名黑衣嫌犯回警局依法辦理。
有經驗的胖警沒來幫忙就算了,沒料到,他一個箭步側身向前,伸手按住瘦警手肘,顯然想制止瘦警繼續下去的拘提行為。
「為什麼?明明偷渡……」兩名員警歪在一旁細聲溝通。
「聽我說,這兩個人除了不是厚山人,應該也不是岸上的人。我的意思是,他們來自另一個世界……」胖警欲言又止。然後,他伸手擋在自己嘴邊用氣音細聲說,「之前不久,另一組巡邏隊也遇過類似案例,他們都表示自己來自七七海岸那邊。顯然,他們來自另一個世界。習俗上,跟異世界有關的案子,我們會網開一面,尊重且友善對待他們,會比強制拘提好。何況,偶爾來我們世界走走,通常深夜上來,通常天亮前離開,也不曾干擾過我們厚山居民的生活,重點是,也沒違反我們哪一條法令。我認為呢,友善對待,會比恐嚇或拘提來得好。」
「你意思是說,少嚇人了,他們來自異世界?」
停頓兩秒,瘦警用手臂頻頻擦拭臉頰,胖警對他眨了一下眼,繼續細細聲說,「以尊重的方式處理,對我們應該會比較好。」
「但是……」瘦警欲言又止。
「聽我說,時代不一樣了。」

 

看更多 收起

詳細資料

ISBN / 9786267388105
EAN / 9786267388105
頁數 / 328
開數 / 25開
注音 / 無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繁體
級別 / 無

看更多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