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斥責、不讚美、不命令,工作竟然變順利
特價 新品 天下財經

不斥責、不讚美、不命令,工作竟然變順利

叱らない、ほめない、命じない。 あたらしいリーダ ー論

岸見一郎、小野田鶴

天下雜誌

2023/07/05

中文

9789863989011

定價 $450

79折優惠價 $356(優惠期限至9999/12/31)

內容簡介

★全球狂銷1200萬冊《被討厭的勇氣》岸見一郎最新領導對話★


你不必失控,也不用事必躬親,也能下屬自動自發高效率,主動解決工作難題,不被討厭安心當主管!

下屬叫不動、老犯一樣的錯、業績沒辦法成長,你是否也扮黑臉扮到心好累?

▌你是用「情緒」還是「對話」在溝通?
當主管最棘手的問題往往源自帶人,即使自己再專業,卻不一定能管得動部屬。鞭子與胡蘿蔔沒有用,面對多元的成員,只要用愛心說真話,不大動肝火也能引導下屬自發工作,讓所有的執行都順利──
‧不斥責:即使是正確的建議,也會因為主管的情緒用字,讓部屬覺得「我被罵了」而無法由衷落實專案,或給予不同意見。

‧不讚美:誇獎是上對下的情境之一,與其稱讚不如表達謝意,讓部屬能理解「我們共同承擔」,而不是「上下關係」,更能促進團隊心理安全感。

‧不命令:威逼式的命令不但無法幫助事情推進,更會讓人心生畏懼與反彈,該說的話只要用堅定的態度明確地說,就能讓人更願意接受並事半功倍。

▌共感無階級世代
高壓的權威管理即使有一時成效,也容易引發高流動率或職場霸凌等問題,無法長久。阿德勒的理念認為,好的領導不是威逼利誘來推動員工,而是建立一個可以讓自律的員工靠自己的力量工作下去的環境。站在平等的角度,同理並肯定員工內在的價值,才是現下無階級世代願意共好的職場選擇。

▌日本高效團隊都在用的不內耗、低離職指標原則
阿德勒的管理並非過度理想化的領導論,而是被高效頂尖企業貫徹的領導核心。透過作者與三名執行阿德勒管理的日本頂尖新生代企業家對談,鼓勵新世代領導者只要善用平權與語言的力量,即使股價大跌,離職率高達28%,也能因為導入阿德勒管理學大幅翻轉營收、顛覆團隊氣氛,再創高價值。

平等的職場關係才是所有領導的基礎核心,所謂的領導並不需要權威或刻意經營,而是即使沒有人引領,組織仍自如運作。透過本書能幫助你:
‧不用動怒、威嚇也能收到高成效。

‧不用誇讚、利誘,也能驅動員工站在你的角度思考並積極處理問題。

‧不用時刻緊盯提醒,部屬就自動自發,甚至還反饋好的建議。

吳家德 NU PASTA 總經理、職場作家
周品均 唯品風尚集團 執行長
謝文憲 企業講師、職場作家
勇氣推薦(以上依姓名首字筆劃排序)

「幸福就是:你喜歡的工作,剛好適合你」,而「領導者的工作,正是一種刻意選擇的幸福方式。」我很認同作者的想法,我更要強調:「領導就是一種服務,用服務思維取代任務思維,打造更多人願意投入的幸福環境,就是領導者的職志。」

「勇氣不是無懼,而是明知畏懼,還會大步向前的人。」而好的領導者,就是這類刻意選擇服務思維、捨我其誰的典範者。--謝文憲 企業講師、職場作家

看更多 收起

作者介紹

作岸見一郎
1956年生於京都,哲學家。京都大學文學研究科博士課程修畢,主修西洋古代哲學。

著有《被討厭的勇氣》、《被討厭的勇氣二部曲完結篇》、《我只是敢和別人不一樣》、《幸福之書》、《為愛徬徨的勇氣》、《人生雖苦,但還是值得活下去》、《面對父母老去的勇氣》。另有《阿德勒心理學講義》、《自卑與超越》等譯作。

小野田鶴(編撰)
日經商務週刊(Nikkei Business)副編輯長。東京大學法學部畢業後,進入日經BP公司。曾擔任日經餐廳月刊(Nikkei Restaurant)記者等,後於日經頂尖領導人月刊(Nikkei Top Leader)編輯部負責企畫、編輯附錄書籍。2020年起負責日經商務週刊附錄書籍。

著有《和星野佳路一起思考的家族企業教科書》(日經BP)。

李貞慧(譯者)
臺大工商管理學系畢業,日本國立九州大學經濟學碩士,取得中國生產力中心第十屆中日同步口譯人才培訓研習班結業證書。擅長中日對譯,目前專職從事金融商業、醫學、核能、光電、機械設備、電機工程、美容等口筆譯工作。

看更多 收起

目錄

前 言 用勇氣領導學開啟幸福領導

PART1 和沒有自信領導人的對話
  序 章 如何扮演好的領導者
  第1章 職場人際關係之於管理的影響
  第2章 領導人如何面對多元的成員?
  第3章 中階主管「身為部下的煩惱」

PART2 和想改變社會的「創業家」之間,關於領導的對話
  第1章 與Cybozu 社長青野慶久之間的對話
  第2章 和Euglena 社長出雲充之間的對話
  第3章 Kayac 執行長柳澤大輔之間的對話
  阿德勒心理學與哲學、經營學的交會點

  結 語 開創對等關係的職場

看更多 收起

內文試閱

前言 用勇氣領導學開啟幸福領導
「當主管好辛苦。」「我一點也不想當主管。」

現今這個時代,有這種想法的人很多。然而沒有人領導,組織就無法運作。

研究阿德勒心理學的哲學家岸見一郎表示,他想肯定認為當主管好辛苦、一點也不想當主管的這些人的存在。

因為主管的工作雖然很有價值,但也的確不是一份簡單的工作。一旦了解這份工作的難處,退縮不前是人的正常反應。所以岸見一郎表示,比起那些因為這份工作可以出人頭地而高興不已的人,退縮不前的人反而才能成為好的領導人。

而針對當上主管後的各種疑難雜症,由岸見老師擔任「業師」為大家解惑。本書就是這些對話的記錄。領導人的煩惱舉例如下:
• 過去的工作表現受到肯定而被指名當主管,我覺得很高興。可是一想到接下來自己是否真能承擔起主管的重責大任,我就很不安。

• 自己無心的發言或行動,會不會不小心傷了部下,變成職權騷擾啊?

• 如何面對沒有責任感的年輕人、資深的老頑固等多樣化的部下,並讓他們發揮長才呢?

• 為了達成高層交辦的營收獲利目標,必須強迫部下做事,夾在中間二面不是人。

• 努力往上爬的上司或同事無心的言行,讓我覺得受傷。

我想許多領導人都曾體驗過這樣的難處,但這些問題都沒有標準答案,不能說只要這麼做就能解決。一樣米養百樣人,如果今後的組織要存活,必須充分活用多樣性的話,這些問題當然會以個別具體的不同形式呈現出來。

不過身為哲學家的「業師」岸見老師則主張,這其中存在著原理原則。有一個重要的前提──

• 主管與部下是對等關係。
主管與部下不過是角色不同,但卻是立場對等的人。

說到這裡可能有人覺得「部下」這個用字有點怪,因為部下這個字就是以上下關係為前提。明明主張立場對等,卻用有上下關係含意的領導人和部下這種詞彙,這不是很矛盾嗎?的確也有企業領導人對我提出這樣的意見。

「我以為領導人這個字表示有引領成員能力和意願的人,和職位無關。用﹃部下﹄這個詞對應領導人,我總覺得有點怪。把團隊成員當成﹃部下﹄的人,是不是表示他還不算是真正的領導人呢?」我覺得他的想法沒錯。

然而在編纂本書時,我發現許多主管敞開心胸,對老師暢談身為領導人的煩惱,他們雖然也希望領導人和部下雙方處於對等的關係,卻不自覺地受到以上下關係為前提的組織結構與習慣,或社會意識的深厚影響。為了傳達這個切身的現實狀況,本書原則上會使用「領導人與部下」的表現方式。等到全體社會今後朝著人與人的關係更為對等的方向發展,或許這樣的用字遣詞自然就會改變。

回到本書主題。老師主張領導人必須遵守以下三大原則,才能做出「領導人與部下是對等關係」的邏輯結論。
• 不斥責部下。

• 不稱讚部下。

• 不命令部下。

對於這樣的主張,我想很多人都覺得疑惑不解。不斥責、不稱讚、不命令,這樣真的能做好領導人的工作嗎?再進一步來說,不斥責、不稱讚、不命令,那領導人還剩下什麼應該做的事呢?老師的主張到底希望領導人扮演什麼角色呢?

反之我想可能也有人不覺得驚訝。老師的主張其實和近年來經營的世界中常聽到的「僕人式領導」(Servant Leadership)或「賦權」(Empowerment)、「心理安全感」等詞彙所表現的領導人與組織的理想樣貌多所重疊(本書之後將說明這一點)。

事實上許多人聽了老師建議後,解決了身為領導人的煩惱與疑問,其中不乏創業後讓組織成長茁壯,成為成功經營者的人。想了解這一點的人,可以立刻翻閱本書內容。第一部彙整了老師回答第一線領導人煩惱的內容,第二部則是老師與三位創業家的對話。

不過在這些內容之前,我想先整理老師對於「當主管好辛苦」、「我一點也不想當主管」的考察與建議。

■ 當領導人為什麼辛苦?
我想現代組織對於領導人的要求如下。

• 整頓一個幸福的環境,讓部下(或成員)能發揮創造力,並使其覺得工作有價值。
在這樣的現代組織中,如果有人有:「我一點也不想當主管」、「當主管好辛苦,我想放棄」的想法,老師說主要有二種可能性。

第一種可能性就是在當領導人之前,就已經覺得工作很辛苦了。

另一種可能性就是在擔任領導人之前可以感受到的工作價值,或透過工作得到的幸福,在當上領導人之後卻喪失了。

我們先來想想前者的例子。透過工作可以得到的幸福,老師說是「貢獻感」。「自己可以幫上別人的忙」,這種想法讓人覺得幸福。進一步來說,不限於工作,所有的幸福都來自貢獻感,這就是阿德勒心理學的想法。而工作上的貢獻感與幸福,應該也可以用「工作價值」、「工作意義」來表現。

如果身為部下時,就感受不到工作價值,覺得工作很辛苦,那當然不會有當領導人的意願。因為領導人的工作很明顯地比部下的工作更為困難。

首先,「整頓讓部下能發揮創造力的環境」這項工作,就遠比身為一個部下,要發揮自己的創造力更難。而且領導人不論何時,不論在什麼狀況下,都必須保持「理性判斷」。然而很多事情即使經過理性思考,也找不出答案。在沒有正確解答的世界中,要憑藉理性做出判斷,這就是領導人的任務。老師說如果領導人犯錯了,就必須承認自己的不完美,而且有撤退的勇氣。

這實在是十分困難的工作,而且責任重大。

既然如此,當部下時就已經覺得工作很辛苦了,當然不會想去做更困難的工作。就算這樣可以加薪,也會有人覺得「我又不想升官」,這或許是必然的結果。

■ 工作的幸福和家庭幸福可以兩全嗎?
對於抱著「當領導人之前就已經覺得工作很辛苦了,我一點也不想當領導人」想法的人,老師指出他們或許有以下誤解。

人生不是有比工作更重要的事嗎?

比方說有人認為人生中家庭、戀愛、興趣等比工作重要,而這些重要的幸福和工作的幸福無法兩全,因此就不想特地接下困難的工作。

老師也說了,人生中當然有比工作更重要的事,而且這些事確實會使人幸福。

那麼哪裡有誤解呢?誤解在於工作無法帶來幸福的想法。工作的幸福和其他幸福是可以兩全的,但前提是你必須改變自己對工作的想法。至於該如何改變對工作的想法呢?那就是「聚焦在貢獻上」。

所謂「聚焦在貢獻上」,也是經營大師彼得‧杜拉克所言,組織要提升成果的訣竅。然而一生研究阿德勒心理學的老師,主張「聚焦在貢獻上」則是以個人幸福為前提。阿德勒理學認為,不覺得自己有價值的人,就不會幸福。而一個人要覺得自己有價值,就是在覺得自己有所貢獻的時候。典型的例子就是別人對你說「謝謝」時,你會感受到的快樂。

別人對你說「謝謝」,當然是一件值得高興的事,但就算沒人對你說「謝謝」,只要自己覺得「我現在有幫上這樣那樣的忙」,也會覺得幸福,這就是阿德勒心理學的想法。

不論身處多麼嚴酷的環境,都可能有貢獻感。所以不論在多麼嚴酷的狀況下,都可以覺得幸福。不過老師特別強調,這只是在討論領導人對於自己的工作是否能有貢獻感,並不表示可以讓部下過勞工作,還要求部下有貢獻感。

■ 所謂幸福,是人生中所有時間都感到幸福
心理學家維克多‧ 弗蘭克(Viktor E. Frankl)身為猶太人,被關在奧斯威辛集中營並奇蹟似地生還。他根據這段體驗著作的《活出意義來》(Man’s Search for Meaning)中,有這麼一個小故事。

被關在奧斯威辛集中營時,弗蘭克試圖照護那些想自殺的同胞們的心理。其中有二個很成功的例子,有著類似的共通點。一位是心愛的孩子在外國等著他回去,另一個則是位研究人員,他有一本無論如何都想完成的著作。

弗蘭克指出這二個人都有自己在其他人眼中,是「無人可以取代的存在」的感受。所以即使身處在令人想死的嚴酷環境中,他們仍能對未來抱持著希望。這或許就是貢獻感所帶來幸福的終極形式。

回到工作的話題。無論你現在的工作有多麼困難,只要從中能感受到自己有所貢獻,應該就會覺得幸福。再加上現實問題是工作占了人生中大量的時間,如果從工作中只能感受到痛苦,人生當然不可能幸福。即使為了逃避工作時間感受到的痛苦,而轉向家庭或戀愛尋求幸福,那也不會是真正的幸福。

老師強調所謂的幸福,就是人生中所有的時間都幸福。

■ 第一線工作中存在有感的「幸福」
另一方面,在當上領導人之前,覺得工作有價值,但當上領導人後就喪失了工作價值,所以不想當領導人的例子又是怎麼想的呢?

與之相似的例子有,非常喜歡和孩子在一起的老師,卻「不想成為教務主任或校長」;或者是很喜歡直接面對顧客的餐廳員工,卻「不想當店長」。

第一線工作常伴隨著有感的「工作價值」。當下看到面前的學生笑容,或聽到顧客說「謝謝」所帶來的貢獻感、幸福感,的確是無與倫比的感受。相較於第一線工作的幸福,領導人的工作就很難感受到工作價值,大概是這樣的對比關係。

可是老師表示,這當中其實也存在誤解。老師認為既然現在能在第一線工作中感受到工作價值與幸福,那麼當上領導人之後一樣也能感受到幸福才是。儘管當上領導人後工作內容會改變,但一樣是「工作」,還是可以從這個新工作中找出貢獻感,從而感受到工作價值和幸福。以老師為例,會從「培育兒童」變成「整頓環境,讓培育兒童的老師能有活力地發揮創造力的場所」。

岸見老師認為如果覺得這樣做很難,表示可能是過去沒有良好模範的存在。如果過去上司的所做所為,和「整頓一個能發揮創造力的環境」完全扯不上關係,甚至還濫用職權騷擾,這樣的話,對於要去做「過去自己上司」做的工作,你當然就找不到任何工作價值。

可是真的是這樣嗎?不是還有「不是那樣的上司」嗎?對正在閱讀本書的讀者來說,誰是你尊敬的上司呢?真的一個人都想不出來嗎?說不定那位上司後來因為業績優良,高升為經營高層;也或許他在某一場權力鬥爭中失敗了,後來並沒有飛黃騰達。

即使如此,當他還是你的上司時,並沒有把你當成「隨時可丟棄的棋子」,而是認同你是一個「無可取代的個人」,並真心想讓你成長,突破自己的極限。我想很多人都能想到一、二位這樣的上司。

正因為這樣的上司整頓好環境,才能讓我們感受到「第一線的幸福」。只要能想到這一點,就會想到現在輪到自己接受這個任務,可能是必然的輪迴。老師表示,能這麼想的人,就能理解領導人的工作雖然很難,但只要接下這個任務,也有可能成為一個好領導人。這樣的話自然可以有貢獻感,能感受到幸福。

老師還特別強調,「你不需要成為和過去的上司一樣的領導人」。不要像過去自己的職權騷擾「上司」一樣,要摸索如何成為更好的「領導人」樣貌,提供一個全新的模範。希望大家也把這一點當成是自己的任務,接下領導人的工作,而這樣做應該可以讓身為領導人的你感到幸福,而且是真正意義上的幸福。或許有人會覺得這太過理想論了。

我也在實際接觸到老師的主張,因為老師是哲學家,所以想得也太理想了吧。決定親自拜訪老師,這就是這本書的起源……

看更多 收起

詳細資料

ISBN / 9789863989011
EAN / 9789863989011
頁數 / 304
開數 / 25開
注音/無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繁體
級別 / 無

看更多 收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