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別人的鞋:同理心指南,消弭分裂,懂得聆聽,成就更有包容力的自己
特價 新品 FOR2

穿別人的鞋:同理心指南,消弭分裂,懂得聆聽,成就更有包容力的自己

布雷迪 美佳子

網路與書

2023/07/28

中文

9786267063415

定價 $420

79折優惠價 $332(優惠期限至9999/12/31)

內容簡介

跨越多元文化的暢銷人性觀察作家
疫情時代分析「同理心」的最新大作


2020年新冠疫情中,政治領袖為女性的國家都及早成功阻止了新冠疫情的蔓延,她們是如何運用「同理心」做到的?本書將告訴你,如何在混亂當前,學習「穿上別人的鞋」,找到一條新出路。

蘇益賢|臨床心理師
陳志恆|諮商心理師
同理推薦

前作《我是黃,也是白,還帶著一點藍》
獲得「本屋大賞非虛構類TOP1」
熱賣數十萬冊、席捲日本書市

※「同情心」與「同理心」傻傻分不清楚?
※如何在「多樣化時代」的混亂中「求生存」?
※Covid-19疫情如何揭示「經濟」與「階層」的殘酷?
※同理心與無政府主義結合會創造出什麼?
※為何「同理心教育」不能等?

哪裡有多樣性,哪裡就有分裂。作者住在英國的布萊頓,這裡原本是一個工人階級的小鎮,有很多白人中產階級,但在過去的20年裡,很多移民家庭都搬到這裡,這是一個多元化的大熔爐,人們來自各行各業、不同的國籍和出身,有時甚至在相鄰的房子裡說不同的語言。當有不同想法和信仰的人發生衝突時,不可能找到一個能讓每個人100%得到他們想要結果的解決方案,但要找到一個大家都能接受的方法,這便是同理心存在的原因,而同理心又可以稱做認知移情,也就是能夠站在他人立場上想像他人的想法和感受。

本書就是為了幫助讀者更好地理解同理心的重要性而寫成的。

透過這本書,可以學習到如何使用同理心,以達到既能利他,又能利己的效果。同時,也將針對同情心和同理心這兩種情感進行解剖,讓讀者更好地理解它們之間的區別。此外,還將探討現代社會的各種生存假設,並提供一些實用的技巧,以幫助讀者在「多樣化時代」的混亂中更好地「求生存」。無論你是正在尋找如何在多元文化的世界中生存的方法,還是只是想更好地理解同理心的重要性,本書都能為你提供幫助。如果你希望在這個多元化的世界中發揮更大的作用,那麼這本書絕對是你必須要閱讀的一本書。

看更多 收起

作者介紹

布雷迪 美佳子 / Brady Mikako
教保員、作家、專欄作家。1965年出生於福岡市,畢業於福岡縣立修猷館高中。因為喜歡音樂,多次到英國打工。於任職倫敦的日本企業多年後,取得英國教保員資格,一邊在所謂的「底層托兒所」工作,一邊從事文字創作。1996年起,定居於英國布萊登市。2017年勇奪新潮報導文學獎,亦入選大宅社一紀念日本非文學類作品大獎。

暢銷作品《我是黃,也是白,還帶著一點藍》原在新潮社旗下雜誌連載,集結出版後,不僅獲獎連連,銷量更突破紀實作品罕見的60萬冊,內容讓所有世代、性別的人不約而同地表示:「才讀到第二章便不禁落淚……」、「真想讓過去的自己閱讀本書!」、「希望自己能在人生中的各個時期都重新反覆閱讀本書!」

邵嗣芬(譯者)
喜歡林則徐的「海納百川,有容乃大;壁立千仞,無欲則剛。」及杜甫的《旅夜書懷》。

h.lee.books@gmail.com

看更多 收起

目錄

前言
第 1 章 跳脫、拓展
Empathy,翻譯成「共感」正確嗎?
Empathy的種類及歷史
「反對empathy」論與「重視empathy」論
談談鏡像神經元
Empathy達人──金子文子

第 2 章 溶化、改變
詞句能溶解它
讀寫感情
獲得「I」這個主詞
同理心、戲劇構作、還有社群網站
歸屬性與「真正的自己」都是一種束縛

第 3 章 為經濟灌注同理心
共鳴經濟
利他即利己
婆羅門左翼人士存在「同理心的正確性」嗎?
狗屁工作與照護階級
這時代更需要禧年的思維

第 4 章 她的字典裡不存在同理心
重新研究柴契爾
相信自助之美的冥頑態度
自助與自立之不同
小資產階級的經濟貢獻

第 5 章 不受侷限、也不鬆手
女性領袖與同理心
有擅長同理心的腦嗎?
自上而下還是自下而上
不對自己鬆手

第 6 章 那是深?還是淺?
天性或後天學習
同理心也有先天後天之分?
《災難烏托邦》呈現的深度問題
蕾貝嘉.索尼特對娜歐蜜.克萊恩的批判
寬容與同理心

第 7 章 找麻煩、產生連結
新冠肺炎災情下的網狀法則
費邊的理想、左派之黨派性
Sympathizer源自Sympathy
罪惡感與同理心
帶給別人困擾

第 8 章 快的同情心、慢的同理心
歐巴桑問題
相對於「歐吉桑文化」的「歐巴桑文化」
認同欲的彼端
同情心不等人
外貌協會與同理心

第 9 章 讓人「人化」
不景氣的時候要從老人開始自己離開職場?
相互扶助也是無政府主義
愛的通貨緊縮
「破局」與狗屁社會
菁英份子與同理心

第10章 如何避免同理心「墜入暗黑敵陣」
尼采對同理心持批判態度?
壓榨同理心與自我喪失
同理心會催生出壓抑的社會?
同理心與無政府狀態必須配套執行
關於同理心毒性的種種
理解它既非善也非惡
「相信這裡以外其他世界的存在」的能力
「為了能活出自己」的能力
個人是心臟、社會是肺

第11章 在腳下鋪條綠色的毯子
兩種自由學校
民主主義式教育的實踐
無政府主義不會疏忽
培育同理心的課程
同理心是民主主義的根基
民主主義始於家庭
後記

看更多 收起

序/導讀

二零一九年我出了一本書,書名是《我是黃,也是白,還帶著一點藍》(悅知出版)。包括我自己在內,大家都公認我不是個暢銷的寫手,不過這本書卻意外地引起了許多人的興趣。

光是這樣已經值得驚訝了,不過這本書還有令我更意外的事。書中有一章,僅僅出現四頁的一個詞彙,竟然長出腳來,自顧自開闢了一條新路,引發許多人開始討論。

那個詞就是「empathy」。

我接受採訪也好,上廣播或電視節目也好,大家一定會問到這個詞。看書評或是推特推文也是,幾乎所有人都會提到「empathy」。

身為作者的我,還有相關人士我想也一樣,在完成這本書時完全沒預料到事情會如此發展。因為大家似乎對這個詞超乎尋常地留下深刻印象,結果我們或多或少也開始談到「這本書的主題是empathy」,但在寫書的時候,至少我這個作者並沒有這樣想。

為什麼這個在整本三百零四頁中,只有五頁提及的詞,會具有如此特殊的衝擊力,始終是個謎,其實從以前就有許多關於「empathy」的書籍和報導進到日本,不過往往被譯成日文的「共感」(kyokan:同情、共鳴),而我個人推測,或許有很多日本人對此有一份說不上的、哪裡不對勁的感覺。

也就是說,可能從以前就有很多人覺得應該有一種對他人的理解有別於「共感」,卻苦無精準的詞彙可表達,而我的書中,用了(empathy)這個片假名外來語表現,搭配「穿別人的鞋」這種極為單純的解說,所以讓許多人一下子豁然開朗吧。

我的推測正確也好,錯誤也罷,總之,這本書不久後甚至被稱為「empathy之書」。但是,如果它單純被連結到「empathy萬能」「有了empathy,天下無難事」這樣的想法,身為作者,非我本意。因為在美國和歐洲,對empathy有各式各樣的爭議,也有言論主張它可能具備危險性或毒性。正如許多事物,empathy也有對立含義、具備複數面向,很難一言以蔽之。

因此,我開始覺得,我這個作者之前只花了五頁、僅寫下這個詞的「重點」部分,事到如今,坦誠傳達在歐美有這些爭議的事實,並且更深入探究empathy,把自己的思考整理成文章,應該責無旁貸。

本書就是在這種心境下撰寫的,所以,也可說這是《我是黃,也是白,還帶著一點藍》的補充教材。

此外,在某種意義層面上,或許也可以說,是當初那本書的作者,跳脫「媽媽」這個角色,以「我」這個個人(有時是以一個女性角色),展開一段思索「穿別人的鞋」(empathy)之旅,是一本「大人的續集」。

而當我以「我」開始思考事物時,必定會悄然現身的無政府主義思想,不知不覺擺出一副理所當然的臉,開始走在我身邊,實現了跟empathy的邂逅。本書也可以說是這樣一段旅程的紀錄。「由我來度過我自己的人生」的無政府主義,和「穿別人的鞋」的empathy,它們之間有何關聯,或許有人會覺得很不可思議。不過,這兩者彷彿老友故知,自然地相遇、調和、融為一體,在我面前展現了這樣的風景,是我在這段旅程中最大的收穫。

期盼這趟思考之旅中我獲得的種種領悟,也能夠帶給你一些發現。

首刊於《文學界》二零二零年四月號-二零二一年四月號

看更多 收起

內文試閱

Empathy,翻譯成「共感」正確嗎?
事情發生在我兒子剛進入英國布萊登.霍夫市公立初中就讀的時候。

英國初中有一門課程叫「公民教育」。在我兒子的學校,它歸於一門名為「生活技能」的課程中,學習議會政治的基礎知識、自由的概念、法律的本質、司法制度和以市民為中心的政治社會運動等。據說這一科考試中,出現了「什麼是empathy?」的考題。

我兒子的答案是「自己主動嘗試穿上別人的鞋」。「To put yourself in someone’s shoes」(穿穿看別人的鞋)是英文的慣用表現。這也可能不是我兒子想出來的,說不定是老師在課堂上說明時用了這個表現。

聽到「empathy」一詞,我會想到「sympathy」。正確說來,應該是「empathy跟sympathy的不同」。

像我這樣成人之後才在英國上語言學校、考英語檢定考的人應該都很清楚,「empathy跟sympathy意思有何不同」是課堂上必教的內容之一。empathy和sympathy,聽起來也很像,英國人當中能清楚說明意思不同之處的人也很少(應該說,大家講的都有微妙的差異。)所以,這是英語檢定考中有時會出現的「陷阱題」之一。

話雖如此,我上語言學校已經是二十多年前的事,所以我去查英英字典,確認一下早已忘記的這兩個詞意思上有什麼不同。

empathy:理解他人感情或經驗等之能力

sympathy:
1. 覺得別人可憐的感情、對別人的問題表示理解、關注。
2. 對某種想法、理念、組織等表示支持或同意的行為。
3. 抱持相同意見或關注的人彼此之間的友情或理解。

英文翻譯成日文時,文法上詞序相反,empathy意思的敘述用英文讀起來,開頭的詞彙是「the ability」(能力)。

相對地,sympathy的意思,英文開頭則是「the feeling」(情感)「showing」(表現)「the act」(行為)「friendship」(友情)「understanding」(理解)這些名詞。

也就是說,empathy是能力,所以是後天習得的東西;sympathy則是情感、行為、友情、理解,這些偏向人自然發出、或是從內部湧上的東西。

再來,看看empathy和sympathy對象的定義,兩者的不同也相當明確。empathy是針對「他人」,亦即不帶任何限制或條件。不過,sympathy則有限制條件,像是可憐的人、抱持問題的人、能支持、同意其想法、理念的人、有相同意見或關注事物的人等。也就是,可以說sympathy是對覺得可憐的人或有共鳴的對象產生一些情感、理解或發展出的行為;而empathy則是,對於並不覺得可憐、或是未必有同樣意見或想法的人,去想像若站在對方立場,自己會如何,是一種知性活動。

兒子告訴我,學校教他們「現在,恐怖份子、退出歐盟以及越趨兩極化的社會分化造成人與人之間的嚴重分裂,empathy非常重要。這個世界不可或缺的是empathy。」到這裡是我寫在《我是黃,也是白,還帶著一點藍》的內容。

前面也提到,這本書出版時,獲得意外的反響。許多讀了這本書的人,開始談論「empathy」一詞。

坦白說,我很驚訝。在英、美等英語母語的國家,「empathy」已經是多年前就開始眾人聚焦的詞彙,例如前總統歐巴馬等就很喜歡用這個詞,所以散見於形形色色的媒體,已經徹底滲透,甚至有人覺得「聽膩了」(所以在學校也會教。)於是我想,說不定這表示在日本「共感」一詞已經廣為使用,但它的起源「empathy」這個英文單字不太為人知曉。只不過,其實這裡又存在一個相當棘手的問題,empathy被譯成「共感」這個日文,而sympathy也能夠譯成「共感」。sympathy其他的譯詞還有「同情」「體貼」「支持」;而empathy則有時被譯為「情感移入」「自我移入」。

變成日文時,「empathy」也好,「sympathy」也罷,同樣會給人一種印象,彷彿是情感面、情緒面,僅僅是一種「心情」的問題,也就是說,聽起來並不像「後天習得的能力」,比較像是「內心湧現的東西」,如此一來,empathy一詞的翻譯,就跟英英辭典相距甚遠了。特別是「ability」(能力)這個單字完全沒有反映在empathy的譯詞中,相當不可思議(在此同時,為何在日本會演變至此,這一點也相當有趣)。

不管為了正確理解其意義、或是為了讀懂談empathy的書籍日譯版,繼續把「共感」這個表現當作empathy一詞的日文固定譯法,我認為會有問題。近年在日文社群網站等出也有「共感很危險」「已經受夠共感了」的論調,只要empathy或sympathy日文都譯成「共感」,就無法區分指的是哪一個。

empathy的種類及歷史
話雖如此,並非只有在日本empathy的意思含混不清。其實即使在英語圈各國,empathy的定義仍舊因人而異,甚至有人說有幾個人談論,就有幾種定義。

不過,empathy有幾個種類,這已有定論,大致如下:
1. 認知性同理(cognitive empathy)
日文譯為「認知性」empathy。刊登於美國麻薩諸塞州萊斯利大學(Lesley University)官網一篇名為「The Psychology of Emotional and Cognitive Empathy」的文章寫道,認知性同理「更像是一種技能」,且進一步引用了《Encyclopedia of Social Psychology》中莎拉.D.霍奇斯(Sara D. Hodges)和麥克.W.邁爾斯(Michael W. Myers)的言論,指出這種類型的empathy,亦可用empathic accuracy(同理準確度)來表現,也就是「對另一個人的思想具備更完整且正確的知識,包括其感受。」這符合牛津學習者英英辭典的定義,用我兒子的話來說,就是「穿別人的鞋」想像他人的思想或情緒的能力,在心理學領域的定義中,評量這種能力的基準在於想像的正確性。

2. 情緒性同理(emotional empathy)
這一詞被譯為「情緒性」empathy。前述的莎拉.D.霍奇斯與麥克.W.邁爾斯又將其分為幾類。首先第一類,是「感受與他人相同的情緒」。這就是日文中的「共感」;第二類是「對他人的困境產生反應,導致個人感受到苦惱」;第三類則是「對他人的憐憫心」。這跟牛津學習者英英辭典的「sympathy」有相當多吻合之處。

3. 身體同理(somatic empathy)
這是情緒性同理「對他人的困境產生反應,導致個人感受到苦惱」的延伸,由於想像他人的疼痛或苦惱,自己也感同身受。例如看到有人腳受重傷,產生自己的腳也痛的反應。

4. 憐憫同理/同理關懷(compassionate empathy)
這是近來常見的詞彙,意指不僅止於想像、理解他人的想法、感受跟他人相同情緒的empathy,還進一步付諸行動的狀況。大家也往往把「compassion」當作類似sympathy或empathy的詞來使用,牛津學習者英英辭典的定義是「對受苦之人或動物的強烈sympathy之情、想解救他們的願望。」

順帶一提,情緒性同理(emotional empathy)也稱為富有感情的同理(affectionate empathy),憐憫同理(compassionate empathy)也稱為empathic concern(同理心關懷)。正如上述,empathy有各式各樣的定義,看得越多,越會湧現疑問:「這個跟這個一樣,有必要刻意用不同的字詞區分嗎?」「這應該不是empathy,是sympathy吧?」在某種層面上,在某種意義上,好像先講先贏一樣,這個詞的定義可說是一種無政府狀態,不過這也難怪,其實empathy這個詞的歷史還非常短淺。

美國雜誌《大西洋》(The Atlantic)電子版刊登的〈A Short History of Empathy〉(二零一五年十月十六日)這篇文章,作者蘇珊.蘭佐尼(Susan Lanzoni)表示,empathy是在一世紀前才出現,empathy是為了翻譯德文「Einf?hlung」而創的英文詞彙。直接翻譯成英文的話,似乎會是「feeling-in」。或許相當於日文的「情感移入」或「深刻感受」。《世界大百科事典》(平凡社)定義「Einf?hlung」的譯詞「情感移入」為「指面對他人或藝術作品時,將自己的情感投射到這些對象上,並且視這些情感為屬於對象之物的體驗作用。」

英語圈的心理學家,當初在選擇「Einf?hlung」的譯詞時,據說考慮過「animation」(描繪得生動淋漓)「play」(假裝是~、做出~的行為)「aesthetic sympathy」(審美的sympathy)」「semblance」(表面、偽裝、類似)等。不過,一九零八年兩位心理學者,建議將「in」用希臘文「em」來取代,並使用「pathos」(同情)創一個新詞彙,「empathy」一詞就此誕生。

如同《世界大百科事典》中「情感移入」(Einfu?hlung)的解說,在一九九零年代當時,英文的empathy也不是「考量他人心情」的意思,反而正好相反,是將自己的情感或心情,投射到自己外側的事物上,據說是將生命注入某物、或是將自己的想像、情感投射到世界上的意思。例如看到水果靜物畫,將源自自己想像力的情感,像是「好像很好吃」「透心涼」等,投射到畫上,在觀賞時感受其鮮活生動。

到了二十世紀中,empathy一詞的意思突然發生轉變。一九四八年美國臨床心理學家羅莎琳.凱瑞特(Rosalind Cartwright),跟她的老師雷納德.柯特瑞爾(Leonard Cottrell)一起針對人際關係中的empathy進行了一項調查。在這過程當中,她否定「想像的投射」這個初期empathy的意思,主張人際的關係性才應該是empathy概念的核心。

之後,在心理學領域,也不斷有實驗性的研究,不久,心理學者開始將empathy的「本尊」(正確評估他人的想法及情感)與「投射」視為不同的兩件事。一九五五年的《讀者文摘》將empathy定義為「理解他人情感的能力,不因介入一己情感而受影響。」這跟現在的牛津學習者英英辭典的定義及認知性同理的定義重疊。

看更多 收起

詳細資料

ISBN / 9786267063415
EAN / 9786267063415
頁數 / 272
開數 / 25開
注音 / 無
裝訂 / 平裝
語言 / 中文繁體
級別 / 無

看更多 收起